龙族人物志3:古尔薇格凯撒·加图索的母亲

古尔薇格《龙族》系列角色,男主角之一凯撒·加图索的母亲,主要配角庞贝·加图索的妻子。

她的死疑似与加图索家族有关,也因为如此,凯撒·加图索在很多年的时间里都对加图索家族有着仇恨。

效果:能增强听力,效果类似于雷达,言灵领域很大,可为使用者带回放大的精确的声音,并可藉此判断一定范围内声源的方位。

而教堂里面的加图索家族的众人,并没有显示有什么悲伤的神情,仿佛只是来参加公司的例行早会一般。

这个青年长得很普通,但让人一眼看去,却有一股不可严肃的气质,显得神秘无比又贵气可言。

纹着一条血红龙的的黑色中山衣外面搭着红色云彩的风衣,风衣的外面又有一层纯白的大衣,大衣背后可有“正义”二字。

作为意大利混血种豪门加图索家族当代家族庞贝的妻子,这个美丽的女人本应该享有一个举世瞩目的盛大葬礼。

一个少年骑着哈雷从远处而来,鲜血淋漓的双手将整个油门轰到底,血迹飘扬在他长长的金发上,宛如一头狂怒的狮王。

在这少年出现的同时,那隐蔽之处的青年背后也来了一个人,内穿红色小马褂,头戴草帽,外面也有着那件白色大衣,有“正义”二字。

“我已将适用于这个世界的霸气3色的修炼法交给他了,同时他也觉醒了霸王色之气,确实他是一个天生的领袖。”

草帽红色小马褂青年在中山中青年的后侧方,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谁是首领,谁是属下。

中山装青年听完小马褂青年的简短汇报,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目光所及,看到了那个骑着哈雷的少年冲入了教堂里面,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个少年的名字叫做凯撒·加图索,从血统学的意义上来讲,这个教堂里面所有姓加图索的人都是他的长辈。

此时的少年凯撒充满了愤怒的情绪,身上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不可名状的恐怖气息。让满屋的长辈目瞪口呆,彼此看着的眼神里都透着不安。

其实那个死去的女人根本不算什么,但他的儿子名叫恺撒,那是伟大君王的名字,特别是这个君王此时已经掌握了为母亲复仇的权与力。

尽管此时凯撒的怒火想要将这些所有姓加图索的人都通通撕成碎片,但是出于对棺材里面母亲的尊重,凯撒还是保持了克制。

第1张是给老牧师的,凯撒签下一个让牧师无法拒绝的数字,递给了这个白发苍苍的牧师。

金钱的魔力让这位侍奉上帝的老头屈服了,他收起了那张8位数的支票之后,小跑着到他的小办公室里联系教会在罗马的最高红袍大主教。

而第2张支票,凯撒直接丢在了他叔叔的面前,宛如古代骑士要挑战一个强者是所进行的一个仪式,扔下自己的右手套,进行生死对决的挑战宣言一般。

“他居然用母姓,这是要否认他是加图索家的人么?”一个长辈凑上来看了一眼,声音里透着不安。

“我们在庆祝古尔薇格这个姓的消失,但是看起来,一切还远未结束啊。”叔叔低声说。

从进来到现在,凯撒身上的气势并没有减退,不同于杀气,是一种另外的精神威压,压得众人呼吸都有些困难。

“必须驯服他,不惜一切代价,谁继承家族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是他的血统,他万中选一的血统!”

眼神交换之后,这些加图索家族的元老们,为了家族的未来妥协了,在家族传承面前,所谓的面子不值一提。

中央祭坛上摆满了银烛台,每个烛台上都是六根点燃的白色蜡烛,就像一片发光的荆棘。

荆棘丛的中央摆着一具精美的六角形棺木,它的盖板是晶莹剔透的水晶玻璃,以便让哀悼的人们能清楚地看见亡者的脸。

在西方式的葬礼程序上并没有跪拜,但是凯撒还是悲伤的不自主地跪在了自己母亲的灵柩之前。

透过水晶玻璃,沉睡在白色玫瑰花从中的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那么美,那么安详,让人会误以为她在午睡,乃至于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惊扰了她静谧美好的梦。

到了第2天,整个教堂里只剩下一个活人,十三四岁的男孩,穿一身合体的黑色西装,戴着精美的白色领结,胸前挂着耶稣受难的十字架,海蓝色眼睛,头发黄金般耀眼。

尽管凯撒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过觉了,但他仍然不愿睡去,因为睡去之后,在他的梦里就会再次浮现出那些阳光泻落如瀑布的午后,在他还拥有那种被称作“童年”的东西。

那个浑身仿佛透出白色光芒的女人叫母亲,她在纤长的之间套着一根两端系在一起的红绳,跟他凯撒玩那种无聊的、把绳子翻出各种花样的小游戏。

这对凯撒仿佛命中注定辉煌的人生毫无帮助,可那时候小小的他那么地乐此不疲,因为玩出漂亮的花色出来,那女人会无声地轻笑起来啊!

一再一再地跟自己说,别认输别认输别认输,流泪就是认输了,不能在那些弹冠相庆的男男女女面前暴露自己的懦弱。

在他们想看你流泪的时候,你就偏要用摩托车的轰鸣声把他们轰醒,碾压着他们精美的古瓷餐具,挥舞燃烧的帷幕,恶狠狠地跟他们。

可每当想起那些柔软的时光和画面时,一切的骄傲一切的狂妄都不复存在,心底深处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想哭的冲动。

因为她死了啊,无论你怎么冷硬怎么张扬,即使你已经能在那根红绳上玩出21种完全不同的花样………。

这一天即将结束,这教堂的门被推开了,即将落下的夕阳,在凯撒不算弱小的身体上洒满了生黄色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