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物对决!险些改变人类历史“军神”凯撒大帝最惨烈的失败

如果要说鼎鼎大名的凯撒大帝最危险的对手,估计高卢联军总帅维钦托利和罗马共和国名将“伟大的”庞培都可以角逐一番,但要说让凯撒棋逢对手、费尽百般军略却依然迎来惨败,不得不以背水一战的姿态来求生的敌人,那自然还要属庞培更为危险可怕。

公元前49年冬,此时的罗马共和国已经到了两大英雄决一雌雄的关键时刻,平定高卢、中年崛起的凯撒与少年成名、威震东方的庞培,这对曾经的盟友、年轻岳父与年老女婿的对决,将决定罗马共和国的命运。率领一支军团占领首都,继而又平定西班牙等后方的凯撒,此时正打算度过冰冷的海水,从而进入手握罗马共和国中央机构元老院的庞培手中的希腊。

当年11月,凯撒率领7个军团利用海路前往希腊半岛西部海岸,凯撒的行动出乎庞培预料,因为在冬季利用海路运输部队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更何况庞培在当地拥有的部队数量远远超过了凯撒手头的军队。因此庞培为了方便补给和训练,部队便分散在了希腊半岛西岸各地,这也是为什么凯撒在登陆以后能够躲过占据优势的庞培军队的进攻。

而在凯撒登陆之后,他立即安排部下卡伦纳斯赶紧带领部分运输船立刻返回意大利布林迪西港迎接后续部队,自己则立即北上,目标直指庞培在当地的重要据点都拉基乌姆,而接到凯撒已经渡海而来的庞培,此时也顾不得继续训练新兵了,他赶紧率领本部人马迅速向西,企图在凯撒抵达都拉基乌姆之前阻击这位强敌,同时又派人召集分散在各地的部队。

按照常理来说,凯撒孤军渡海而来,势必会顾忌周围各个城市的驻军而进军缓慢,最终被庞培的大军迎头痛击,但是凯撒这时的声威之盛,居然迫使沿路各个城市望风而降,以至于庞培不得不派出他这会儿的麾下干将拉比埃努斯紧急前往都拉基乌姆重整人心,巩固防御。就这样,庞培才不至于稀里糊涂丢掉这个重要据点。

这个拉比埃努斯也是个传奇人物,这个人本来是凯撒在高卢战争时的铁杆,可以这么说,后来与凯撒养子屋大维斗争的安东尼,他在凯撒军团中的地位其实都不如这位拉比埃努斯,就是在凯撒在高卢决战的阿莱西亚战役中,拉比埃努斯也是率领部队投身死地的勇将,说这人是凯撒军团二把手一点问题也没有。可惜拉比埃乌斯的家族世代都服务于庞培的家族,因此在凯撒和庞培决定兵戈相见后,拉比埃努斯毅然决然地离开凯撒,凯撒也没有为难这位曾经最得力的干将,还特意整理好了他的行装,从此主臣二人分道扬镳,再见面时,已经是你死我活的战场敌手了。

在拉比埃努斯巩固城中人心的同时,庞培也终于及时抵达该地区,这就导致凯撒的突击不得不终止,两军于是就在都拉基乌姆南部的阿普苏斯河南北对峙起来,而局面也迅速朝着对于凯撒极其不利的方向发展,因为庞培的海军开始行动了。

控制罗马政权多年的庞培,其手头的资源远远强于凯撒,特别是造价高昂的海军也被庞培老老把控,凯撒虽然渡海成功,但是等到庞培的海军反应过来时,局面立刻发生变化。首先,卡伦纳斯的那支船队,在刚刚赶回意大利本土,才让凯撒的后续军团上船之时,就接到凯撒的紧急命令——停止出航,全员下船。卡伦纳斯连忙执行命令,可已经有一只船提前出航了,结果这只船毫无意外被全员俘虏并处死,凯撒就这样断了后援。与此同时,庞培的舰队还有一部分专门跑到凯撒营地附近的海域驻守,海上的庞培军就这样和路上的凯撒军大眼瞪小眼,双方都陷入了僵持下的补给不足之中,甚至庞培海军的主将都在这个过程中被熬得突然去世,可想而知当时的局面有多窘迫。

而在这个过程中,凯撒曾经希望能和庞培再度进行谈判,但是却被现在庞培的得力干将拉比埃努斯派遣部队打断了双方代表的会面,可能在拉比埃努斯看来,自己的老上级野心胜于庞培百倍,任何来自凯撒的谈判都不过是谋取胜利的障眼法而已,总而言之,以拉比埃努斯为首的庞培派系中的死硬人士已经让两者绝无停战哪怕一分一秒的可能了。

凯撒在公元前49年11月底渡海,可足足到了公元前48年2月,这种局势才发生变化,而在这3个月里,凯撒的部队就这样和庞培的部队保持对峙,而在意大利的凯撒军队,以安东尼等人为首的这拨人也没闲着,他们一方面要和逼近意大利本土的庞培海军斗智斗勇,一方面也在积极等待出海时机,而到了2月份时,机会终于来了。

2月15日,一阵南风突然在布林迪西港附近刮了起来,安东尼、卡伦纳斯等人断定时机已到,于是立即装船,凭借着南风的助力,这帮人居然在庞培海军眼皮子底下一溜烟跑了,等到南风停止,庞培海军苦苦追击许久,眼瞅着又要追上他们了,结果南风又刮了起来,这会儿庞培海军那是真没办法了,人家上岸啦。

安东尼这批人上岸的地方附近是利苏斯城,在都拉基乌姆北方,它属于罗马共和国伊利里亚行省,是凯撒当过总督的地方,所以这里的人那都是凯撒自己派系的人,所以他们热情招待安东尼等人,又为他们补充了补给,安东尼在一切准备就绪后立刻南下,准备带着手头总共2万人马和凯撒会和。

安东尼登陆的消息在3天后传到了庞培以及凯撒耳中,凯撒大受鼓舞,立刻准备向东拔营行军,而庞培则愁眉紧锁,不得不考虑如何中断对手的合兵一处的计划。到这时,庞培就展现了他不可思议的统军能力了,在数量比凯撒军队多两倍的情况下,他居然还提前一天到达了都拉基乌姆东边的地拉那城附近埋伏起来,准备一举灭掉安东尼的部队,没成想凯撒的情报系统实在过于强大,安东尼居然通过当地希腊人提前知道了庞培的动向,索性就地筑起营垒防守起来,并且立刻派出精骑信使通知凯撒庞培的动向。

庞培这边,突然发现安东尼军原地防守起来,而凯撒的部队也即将抵达,他顿时发现后者有两面包夹自己的可能,于是立刻回师都拉基乌姆,让凯撒得以与安东尼会和。战争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凯撒还是庞培,都觉得没有必胜的把握,于是开始了各自的部署,庞培命令叙利亚行省的手下带领军队北上会师,而凯撒则在兵力劣势的情况下分兵,分别去收集粮草和阻止庞培的叙利亚援军北上。

庞培回都拉基乌姆了,凯撒则不肯放过老对手,他紧追不舍,直达庞培到达了都拉基乌姆正南方的格努苏斯河,凯撒试图挑战庞培,但是后者就是坚守不出,相比起凯撒而言,庞培拥有远多于他的充足补给,所以完全不惧长时间的相持,但是凯撒完全不同,他深入庞培的领地,而且基本没有任何海军支援,就连早先残余的运输船只,都被庞培的儿子小庞培率领船队给烧毁了,但是,凯撒的军团又拥有远远多于庞培军的庞大数量老兵,这些人都是经历过高卢战争的精锐之师,这也是庞培避战的重要原因之一。

凯撒是一个敢于冒险的统帅,完全不像他那谨慎的对手庞培,因此他居然想出了一个非常冒进的战术,那就是率领军队迂回到庞培与都拉基乌姆城的中间位置,封锁庞培的陆上补给线,为了实现这个计划,凯撒特意在3月3日行动当天往东行军,特意从地形非常崎岖的山路向西北迂回,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他跨越了60多公里的山路,渡过了两条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成功抵达了预定位置。

这次,到庞培傻眼了,他不是没有考虑到被切断陆地补给线的可能,但是从庞培的视角来看,他的部队距离都拉基乌姆不超过40公里,而且都是走的平坦大路,即使凯撒迂回,他也能及时反应,但凯撒的速度实在太快,等他明白过来后者的意图时,凯撒军团居然已经挡在他面前了!不是庞培太无能,实在是凯撒太强悍。不过庞培倒也不慌,他立刻北上,抵达都拉基乌姆东南方的港口佩特拉,利用还掌握在手中的都拉基乌姆以及佩特拉,他还是可以获得一些补给的。

而佩特拉与都拉基乌姆中间的这块战场,除了西部的海岸线,几乎被各种崇山峻岭和丘陵覆盖,就没多少平地,进攻相对是比较困难的,而庞培的战术压根没变,他命令掌握的东方各个行省转变补给方向,凭借大量船只直接向佩特拉运送粮草,下定决心不跟凯撒打硬仗,就是要用长期对峙来拖垮凯撒,那么,对于庞培这种近乎无赖的战法,凯撒是如何应对的呢?

这时,凯撒决定动用罗马人的传统艺能了,那就是强大的土木工程能力。凯撒在庞培依然避战的同时,沿着战场的各个高地,依据地势修建防御工事,并且一点点地将其连接,结合庞培军西面的大海,最后把庞培给围在了海岸线附近,试图一点点压迫庞培的大军,减少对手战马的草料收集面积,同时一点点困死庞培,凯撒这招,过去曾经在高卢战争中对高卢蛮族造成了烦,可是这回,凯撒对面的也是罗马人呀,人家也会搞土木工作呀,于是庞培也针锋相对地修建起了自己的防线,双方就这样在丘陵和山岭之中大搞阵地战,一时间伊庇鲁斯地区的基础建设一下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双方就这样展开了不断地小规模作战,奈何谁也不能取得突破,丘陵地区的作战难以形成大规模交战,并且双方都可以依托防线重整部队,进攻方无法攻克对方的防线,而防御方也难以在防御成功后乘胜追击,凯撒曾经试图先带领小部队攻占都拉基乌姆,奈何城中守军不仅开门对其迎头痛击,而派遣分队分别乘船、沿山路行军企图夹击、歼灭凯撒,如果不是凯撒的小分队格外善战,恐怕这位未来的大帝就要就此交待在一群无名之辈手上了。

而在此期间,由于庞培的军队新兵较多,意志力格外薄弱,摄于凯撒的威名,每天都有一些士兵偷偷叛逃,而相对的,在长期的对峙中,凯撒军中也有人叛逃向庞培,对于凯撒来说糟糕的是,偏偏有两位熟知凯撒防线部署情况的军官叛逃了,这两人一五一十地把凯撒防线的情况全盘托出,最终导致庞培发现了凯撒在南边靠近西面海岸线的地方存在防御漏洞,于是在一天破晓时分,庞培一改常态主动发起大规模攻势,硬生生击垮了凯撒在此处的防线,并以此为依托,从南向西向凯撒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如果不是安东尼领着凯撒麾下第九军团的十二个大队从山冈上猛冲下来挡住了庞培的攻势,估计在这一天里凯撒就得一败涂地。

庞培不愧是闪耀的将星,他刚一占领凯撒的南部防线,便立刻安排加固工程,将被三面包围的情况转变为了沿海岸、河岸与凯撒在陆地上对峙的局面,并且在与凯撒对峙的地方修建了一个延伸到南边河岸的围墙来保护自己取水的战士,倘若放任这种局面的继续,那凯撒封锁庞培的行动就基本宣告失败了,于是,凯撒决定在重整完毕后立即发起反攻,重新封锁庞培。

凯撒在这里只有2万多人的部队,而庞培拥有近6万人左右的部队,但即使如此,凯撒依旧想方设法集结了1万人左右的攻击部队,准备一鼓作气重新夺回被攻占的防线,并且他还了解到,庞培派遣了一位叫做托夸图斯的将领,试图将河边的围墙用作新的营地,于是凯撒准备利用后者从修建营地到准备战斗中的迟缓来发起攻击,并且在新的防御工事的显眼位置安排了两个大队进行施工,以此来误导庞培的侦察兵,让他们相信凯撒正在忙于重建新防线。

凯撒的计划成功了一半,他率领的左翼部队击败了托夸图斯,攻入了庞培军南面防线中主要营地之中,但右翼部队居然迷路了!他们错把目标营地到河边的新围墙当成了营地正面的围墙,在沿着围墙前进了一段距离后开始大举攻击,成功突破了围墙,他们以为自己和左翼会师,一同攻入了营地之中,但实际上,他们已经跑到营地北边围墙外面去了,和凯撒所在的左翼彻底脱节了。

哦豁,这下局面一下发生了逆转,庞培或许不清楚一向狡猾无比的凯撒为什么会让自己的部队脱节,但他这次没有放弃这个大好机会,他立即安排援军增援守军并发起反击,并且利用大量骑兵对凯撒的右翼军队发起进攻。凯撒所在的左翼军于是被士气大振的庞培军给推到了营门附近难以前进,而本来就因为迷路而困惑不已的凯撒右翼更是被突如其来的大批骑兵打得昏头转向,其中的凯撒骑兵首先开溜,继而导致剩下的步兵士气大减,他们看到视野中的友军骑兵开始飞速后退,所以自己也跟着仓皇逃窜,结果在穿过先前自己打开的狭小缺口的路上就因为踩踏而伤亡惨重,右翼军队就此瓦解。

本来凯撒所在的左翼军就因为进攻不顺而被迫停滞,右翼军崩溃之后,他们的侧翼一下暴露在庞培骑兵的面前,同时在他们面前庞培派过来的援军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入营地,等到右翼瓦解的消息传过来之后,加上先前被庞培军突破造成的影响,凯撒的左翼军也士气崩溃了,士兵们开始不顾一切地溃退,据说在这个过程中凯撒曾经抓住一个士兵,试图让他重新振作,结果这个士兵拔出武器,差点杀死了凯撒。

就在这样的败退下,凯撒勉勉强强地收拢了部队,暂时躲到了自己防线后面,而庞培没有利用追击取得进一步胜利的原因,一是因为他担心凯撒在后面还有埋伏,二是他的骑兵被凯撒军死去的士兵以及自家的围墙给挡住了。当天夜里,凯撒面对眼前的惨状,做出了转移战场的决定,他悄悄安排撤退,准备在重整旗鼓后再度寻求战机,而庞培军全军则大受鼓舞,他被全军尊称为“胜利将军”,决定在下次作战中彻底粉碎凯撒。

就这样,凯撒在深入庞培控制区的情况下大败于后者,他不得不在补给缺失、军力劣势的情况下再度与士气大振的庞培军决战,危机形势比当年与全高卢决战的阿莱西亚之战更为险恶,堪称他军事生涯中最惨烈的失败,在这场失败的战役中,凯撒几乎处于全军覆没的边缘,倘若庞培能够不顾一切地追击,那么士气萎靡的凯撒军绝无可能还击,如此一来,历史上就没有凯撒大帝了。而在付出了上千名老兵的伤亡代价后,就连凯撒曾经的部下拉比埃努斯都建议庞培在凯撒撤退后乘胜追击。从另一方面来说,能把控战机给予凯撒如此惨烈的失败的庞培,也的确展现出了曾经威震天下的东方征服者的威风,不过二人真正的决战,还是要到法萨卢斯才能迎来最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