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首来自公民制度?以元首继承制为例探析罗马帝国政体的转变

。公民制度的提法来自于西方,而今天西方的政治体制又源于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因此要对西方文明进行溯源,大多可以从古希腊和古罗马人入手。

古罗马是古希腊的征服者,同时也是文明的继承者。而且在古希腊文明的基础上,古罗马文明有了新的发展。由于在国祚和疆土的缘故,古罗马文明的影响力相较古希腊文明更为深远。本篇就以罗马帝国建立前后的公民制度以及元首继承制度来探讨其政体的转变。

罗马城的建立充满着神话色彩,建城时间大约在公元前753年。罗马起初只是地中海沿岸的一个小国,由国王统治。因为君主们的独断专权,引起了罗马贵族们的不满。

罗马王政时期第七位也是最后的一位国王塔奎尼乌斯·苏培布斯是个荒淫无道且残暴不仁的君主,他的所作所为激起了民愤。于是在公元前509年,爆发了一场反国王的起义,苏培布斯的政权被推翻。

对专政君主制感到厌倦的罗马人决定不再设立国王,并以共和制取而代之。共和政府的首席官员是执政官,执政官有两名,意在相互制衡权力,而且他们的掌权时间仅为一年;其次是由少数贵族代表掌权的元老院,其权利包括选举和行政体系的构建;最为广泛的权力机构是公民大会,拥有着立法权和开战权。

公民权是体现公民制度的一项重要权利。在古罗马公民权利包括人身权、交易权、通婚权和选举权。人身权是一切权利的基础,古罗马法律规定,罗马公民不能被击打或判以死刑。交易权即为签订合法契约,并拥有财产的权利。

通婚权就是说与罗马公民通过合法婚姻所生的下一代子女可以获得公民权。选举权是指罗马公民拥有投票和担任公职的权利。虽然有选举权,但并非对所有公民都是平等的,由于古罗马的社会阶层等级森严,导致不同阶层之间的晋升非常困难。

例如像执政官、检察官这样的高级职位都出自元老院,而进入元老院的成员名下需有一百万塞斯特斯的资产证明(相当于2740个普通工人一年的工钱)。

事实上最初罗马共和国的平民阶层也没有参政议政的权力,那是他们经过两个世纪的努力,直到公元前287年才争取来的。只有男性罗马人享有完整的公民权,女性和自由民(获得自由的奴隶)只拥有有限的公民权,例如不能参与投票,不能担任公职等等。

共和制政体让罗马从小国逐渐成为超级大国。这其中,公民制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首先罗马人有选举权,他们可以在不同时期选择合适的领导人,这对塑造罗马的未来至关重要。可以说这项决策权是最有分量的权力,在共和国的公民制度中,这项权力掌握在人民手中。

罗马公民权承载着政治和法律属性,对于拥有这一特权的身份,无论是罗马人自己还是联盟中的外族人,包括蛮族人在内都同样向往。对于外族人来说,可以通过在罗马附属军团中服兵役的方式来获得罗马公民的身份。

正因如此,强大的罗马军团建制中才有源源不断且训练有素的兵源补充。依仗强横的军力,罗马一次次赢得对外战争,领土不断扩张,成为地中海区域的霸主。

罗马共和制政体使罗马逐渐成为西方的超级大国,但随着不断的对外扩张,这种政体开始出现动摇的状况。那些被罗马征服的地区会设置行省,政府会派遣政务官(总督)到各行省进行管辖。

当这些地区的民众发动反罗马暴乱时,政府会特别委派护民官去代表他们的利益。在罗马的征服进程中,战争与内乱如影随形。如果发生危机,还会在一段时间内任命一位独裁官。独裁官的出现使得国家的权力高度集中。

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对罗马的扩张有利,但受征伐胜利的鼓舞,民众对成功的政客和将军产生了过分的崇拜,致使他们有了摄取更多权力的想法。将军马略就打破执政官不得连任的规矩,先后7次出任执政官。野心家苏拉甚至自封为独裁官。在他们的后面,尤利乌斯·凯撒则走得更远。

凯撒是一位出色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他年轻的时候漂泊四方,历尽磨难,同时也取得辉煌的政绩和无数的赞誉。公元前59年凯撒当选为执政官,随后用了8年的时间征服高卢,为罗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财富和荣誉,据史料记载光带到罗马的奴隶就有数百万之多。

但他的政治主张威胁到了元老院贵族的统治,元老院以擅自开战为由,命令他解散军队,回到罗马听候审查。在部队的支持下,凯撒领兵越过卢比孔河,公然挑起罗马内战。战争中,凯撒彻底击败政敌庞培,获得无上的荣誉。

一时间权倾朝野的凯撒也效法苏拉自封为独裁官,并推动立法,意图实施长期独裁制度。但就在公元前44年3月15日,恺撒遭到共和制守护者布鲁图所领导的元老院成员暗杀,当即身亡。此举再次引发了一场罗马的内乱。

凯撒死后,共和制并未如布鲁图预想的那样重获新生,相反对权力的争夺让罗马陷入内战。先是属于凯撒势力一方的雷必达、安东尼和屋大维结成联盟,击败并处死刺杀凯撒的凶手。随着雷必达退出政坛,权力之争在安东尼和屋大维二人之间展开。

这场内战的胜利者、凯撒的继承人屋大维在击败了所有的政敌之后,马上安抚人心,稳定罗马局势。他宣称罗马已经恢复共和制,权力归于元老院,行政长官仍按一年一度选举。此举让他得到元老院的支持,不仅连任了九年执政官,还被誉为“第一公民”,意为元老院的“元首”。

公元前30年他被元老院授予终身保民官一职,并附有执政官的统治权(即不担任执政官也有执政官的权力),这样等于获得平民与贵族的双重政治资源。两年后,他又被元老院授予奥古斯都的尊号。这个尊号连同“凯撒”之名被后世的皇帝所使用。

接着奥古斯都开始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做出了一系列的改革。他建立了一支听命于国家并效忠于自己的常备军,加强了对权力的控制。另外他还为其他行省中优秀的平民和骑士提供在罗马核心官职晋升的机会,以此打破传统贵族在政治事务中的垄断地位。

在奥古斯都获得了大祭司长的头衔之后,他集行政、军事、司法和宗教大权于一身,罗马逐渐以他为中心,兵不血刃地从共和国向帝国蜕变。奥古斯都比养父凯撒高明之处,在于他会把想法隐藏在行动里面。

虽然拥有对元老院和公民大会的决议否定权,但他却从来不曾动用过,反而通过一系列改革架空民主决策的框架。如此一来,不仅在政治上取得最高决事权,同时还收获了好名声,

从后续的罗马皇帝世袭制可以看出,由奥古斯都开始,罗马已经步入帝国时代。奥古斯都的权力达到了共和国前所未有的高度,那么他死后的权力由谁继承呢?很显然,他不会像苏拉那样选择退隐,将大权回归共和。

实际上,他在选定继承人这件事上花了很多心思,一开始,他的人选都跟自己有血缘关系,但这些候选人都先他而去。最后他只能选择了继子提比略,而且为了让自己的血统能够传承下去,他还强迫提比略离婚来迎娶自己的女儿。

从奥古斯都开始,罗马经历了克劳狄王朝、弗拉维王朝、安东尼王朝、塞佛鲁王朝,直到最后一个元首在公元476年被推翻为止,每一个王朝的统治者都把最高权力传给他们的后代。

这种元首继承制度是帝制的典型特征,它宣告共和制在古罗马的终结。尽管在罗马的法律体制里没有“皇帝”的头衔,但史学家还是一致认为这是帝王统治的方式。

如果说奥古斯都大帝凭借个人的功绩及权威持续他的独裁统治而不受别人的挑战的话,那么他后续的继任者又是凭什么维系王座的呢?强大而又能为己所用的军事力量是皇朝政权的巩固不可或缺的条件,奥古斯都对于军队上的改革力度最大,为的是能掌控军队的领导权。

在彻底击败政敌安东尼之后,他就解散近50万参与内战的军队,并重新招募了30万士兵,缩编为28个精锐军团,外加一个常驻罗马的禁卫军团。

所有这些军队的官兵都长期服役,领取法定的薪酬,服役年满后将获得现金或一块土地作为退休金。此举改变罗马的军队的战时招募制度和贵族组建私人武装的状况,使罗马的军队建设走向职业化、国际化。

另外奥古斯都利用授予官制的权力,在一些重要的行省安排忠于自己的人去管理。这些行省的财政收入也就成了他的私产。他建立常备军所需的巨额军饷,就是从埃及行省的财政收入而来。拥有雄厚的经济支撑,才能获得多数人的支持。

这种以金钱操控人心的方式,后世的帝王几乎都用过,他们曾慷慨地馈赠罗马人民。公元41年克劳狄以每人75个月的俸禄贿赂罗马近卫军,并在他们的的拥护下继承了王位。可见,经济基础是维系皇权的重要保障。

古罗马人对君主制是恐惧和的,为何凯撒及其继任者奥古斯都能够开创由一人统治的独裁政权呢?纵观古罗马从共和制向帝制的转变,我们发现,他们一手掌控武装力量,一手掌握财富,并在此基础上不断推高个人声望,直至得到罗马人的崇拜。

奥古斯都更是将共和制政体一系列重要职能和权力集于一身,并将其代代相传给血缘亲属或收养的继承人。最终在罗马共和制的废墟之上,铸就了帝国时代的辉煌。

罗马由帝王统治后,尽管公民投票仍在继续,但影响力却大大削弱了。对于民权而言,这是一次历史性的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