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撒大帝征战一生被刺身亡他的继承者屋大维建立和平的罗马帝国

每年成千上万的各国游客云集古都罗马,只是为了感受它那古老的文化气息,这就是罗马的力量,两千多年前,在罗马帝国鼎盛时期,罗马是世界上几个人口过百万的古老城市之一,从边疆行省到帝国的心脏,条条大道直通罗马,当年的巴黎、维也纳、伦敦、科隆只不过是罗马的边塞小镇,当年台伯河畔的小村庄,如何发展成为地中海世界的霸主,这些断瓦残垣的过去,代表着怎样的一个帝国呢,请与我们一起来探寻强大的罗马帝国。

尤里乌斯·恺撒是罗马帝国的缔造者,公元前一世纪,罗马陷入内战,群雄争霸,权利靠利剑夺来,而不是靠选票,结果是恺撒、庞培、克拉苏,3个军事强人结成同盟,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恺撒的霸业始于高卢,他征战八年,征服了高卢地区,打退了日耳曼人,他跨海入侵不列颠,夺得西至不列颠,东至莱茵河畔的大片领土,恺撒不仅是一个军事天才,还是优秀的作家,即使在危险的征途,战斗的紧要关头,也不忘执笔写作,记录战况,他的《高卢战记》文字朴素,无半点矫饰,是拉丁文学的典范作品,直到今天,都是最优秀的拉丁文语入门读物。

恺撒的势力日益壮大,令罗马元老院深感忧虑,他们命令恺撒解散军队,交出高卢总督的权力,公元前49年,恺撒愤然发兵,到达高卢行省与意大利本土交界处,在那里,流淌着一条小河,卢比贡河,河对岸就是罗马共和国的心脏地带,私自率军跨过卢比贡河,入侵自己的祖国,意味着反叛,恺撒在河畔转身对士兵说,现在我们仍然可以走回头路,但是一旦跨过渡桥,一切将通过武器来解决,然而,这条小河挡不住夺取最高政权的巨大野心,恺撒终于跨过了卢比贡河,由此拉开了内战的序幕。

早在内战钱,克拉苏就已命丧沙场,在内战中,庞培被赶到埃及的沙漠,客死异乡,敢与恺撒为敌的元老院被他大加清洗,换上亲信,最后的胜利者是恺撒,他戴上了祖国之父,永久独裁官,终身保民官,大祭司长等种种冠冕,君临天下。占领意大利后,他如旋风般横扫小亚细亚、埃及、西班牙,捷报频传,他的一条最著名的战报只有三句话“我来了,我看见了,我胜利了”言简意赅,傲气十足,引起举国狂欢,征服、征服、征服,恺撒像战神一样,连年不停的作战。

他的征服计划中还有北方边界以外的日耳曼人,以及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帕提亚帝国,若不是一场突然降临的死亡破坏了他的计划,罗马帝国就不仅仅局限在西方一偶,很可能扩张到日耳曼人的平原和森林,但只有恺撒在遥远的另一块土地上的胜利,才永久的改变他的命运。公元前44年3月15日,恺撒走进元老院、走进阴谋、走进自己的宿命,倒在布鲁图斯和一群元老的乱刀之下,恺撒虽死,但他已动摇了罗马共和制的根基,罗马开始走向帝制。建立帝国的重任落在了恺撒的继承人屋大维的肩头,屋大维的天才不如恺撒,但他懂得韬光养晦,他不像恺撒那样到处开疆拓土,而是致力于恢复帝国内部秩序,巩固已经征服的领土,经过十几年的斗争,屋大维打败了对手安东尼,成为罗马的独裁者。

公元前27年,屋大维被元老院授以元首头衔,即第一公民,他又获得了奥古斯都的尊称,意思是庄严、伟大和神圣的人。但是奥古斯都·屋大维对元老院里共和国的遗老遗少却彬彬有礼,恭敬有加,罗马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动乱和内战,终于迎来了和平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