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为啥宣扬第三次世界大战?

“几年前,我曾突然想到,我们生活在一个局部正在经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世界中。今天,我相信,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开始了。

这可不是随口说说,而是在他接受意大利最古老的天主教期刊之一的《La Civilta Cattolica》专访时发表的观点。

鉴于教皇在西方特殊的地位,他这话肯定不是随口说说,而是在传递一些深思熟虑的观点。

被战争笼罩。”这里用的是“正”,是一种进行时;指战火正在覆盖全球,最糟糕的时候还没有到来。如果局势恶化,那便是战争巅峰。

前几年发生了什么呢?答曰,疫情肆虐,并造成经济危机;缅甸、阿富汗、纳卡、叙利亚、刚果(金)、尼日利亚等地持续不断地动荡和战争。

方济各之所以有如此判断。主要是因为,之前的那些动荡和战争,都是局部动荡,并没有危及地球村全局。如今的乌克兰战争,核大国俄罗斯已经亲自下场,美国带领北约在背后支持乌克兰。一旦哪天俄罗斯和北约擦枪走火,人类文明就危险了。

方济各这话有部分很有道理,就是北约和俄罗斯如果大打出手,最终大概率是以核大战结束。按照美俄核武库存量,一旦开始核大战,人类就不再有明天。

有部分更像危言耸听。实际上地球村的局部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按照他的那个逻辑,世界大战一直在打。

方济各这番话要结合他之前的线日,方济各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谈到乌克兰战争,说了一段非常暧昧的话:

其次,他警告称,“我们需要摆脱通常的小红帽模式,即小红帽是好的,而狼是坏的。”

不要以非黑即白的方式看待战争对错。他认为战争没有绝对正确或绝对错误。在舆论极端化的西方,这种思维也算是异类。

激怒了俄罗斯;同时表示自己希望能够尽快访问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讨论结束俄乌冲突的话题。

这段言论完全是替俄罗斯辩解。在西方,很少有知名人士敢这么公开谈论乌克兰战争,至少各国的政客不敢这么说。因为这么说的结果就是政治生命死亡。

普通人混社会,说话做事都要考虑政治正确,一不留神就会遭遇社会性死亡,余生就完蛋了。如今的西方世界,挺乌克兰、骂俄罗斯就是政治正确;替俄罗斯辩解,便是政治不正确。方济各生于1936年,如今已经86岁高龄,已经到了人生最后阶段,很多后果可以不用考虑。反正大家也不能把如此高龄的老人家怎么样。

当然通常情况下,即便高龄老人家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自己家人或派系的前途。但方济各不一样,他有着独特的身份,可以行独特的事儿。

方济各的身份是第266任教皇。在基督文明圈,教皇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工业文明之前,教皇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欧洲各国的皇帝、国王啥的,都要看教皇的脸色。

工业文明加速推动了欧洲的裂变,把宗教改革的思维推向每一个角落。所谓宗教改革其实很简单,就是“上帝(精神世界)归上帝,凯撒(现实世界)归凯撒”。

1、他住的房子(梵蒂冈)成了一个独立的国家(世界最小,和中国的一个村子差不多)。

2、虽然他已经没有实权,但在部分基督徒眼里,他仍然是上帝在地球村的代表。

3、教皇有权就地球村各种事发表个人观点,同时他可以不用像政客那样承担世俗责任。

所以作为教皇的方济各,即便是说了一些政客们不敢说的话(替俄罗斯发动乌克兰战争做辩解),实际上也无所谓。

本质上来说,教皇更有理由不爽俄罗斯。因为俄罗斯是东正教区域,千年以来和罗马教廷都是敌对关系。乌克兰虽然大部分也信仰东正教,但天主教的比例越来越高。乌克兰西边的国家,都是天主教世界了。从宗教斗争的角度看,俄罗斯进攻乌克兰,是东正教区域试图威胁天主教区域。作为天主教精神领域的教皇方济各,可以站出来“斥责异教徒”。但他没有那么做。

方济各之所以没有斥责俄罗斯、而是替俄罗斯辩护,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代表老欧洲的法国、德国、意大利,不想和俄罗斯彻底翻脸。

乌克兰问题的本质是北约东扩。但北约是美国和英国主导,而不是法国、德国、意大利。

美英挑起欧洲大陆对立的原因很简单:通过制造动荡,让欧洲的人才、财富、资源外流(大部分流向北美,小部分流向英伦),从而高位接盘自己的资产、缓解自身债台高筑的危机。

但是德国、法国、意大利代表的老欧洲不愿意任由英美摆布。所以他们想要乌克兰战争尽快平息,让欧洲恢复宁静。

一周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舒尔茨、意大利总理德拉吉三位老铁相约访问基辅、促进俄乌合谈,就是希望欧洲平静下来。

但是马克龙、舒尔茨、德拉吉终究是政客,在西方极端的政治正确(责骂俄罗斯)氛围内,并不敢直接施压乌克兰和俄罗斯和谈,只能间接促进乌克兰去和俄罗斯谈判。

教皇方济各,不论从历史传承还是现实利益方面,都和法国、德国、意大利一样,代表老欧洲的利益。他这个时候替俄罗斯辩护(

毕竟政客们替俄罗斯辩解,很可能被赶下台。教皇理论上不在世俗管辖范围内,是欧洲为数不多的适合说出老欧洲政治诉求的重量级人物。再加上教皇年事已高;他站出来发声,本质上是老欧洲的传统势力在自救(既不希望和俄罗斯消耗,也不希望被美英吸血)。

1、乌克兰战争最残酷的阶段可能已经过去。法国、德国、意大利这些老欧洲势力和俄罗斯正试图从政治层面寻找和解途径。

美英不仅能直接影响乌克兰政府的战略选择,还可以直接影响波兰、立陶宛等极端反俄国家的选择。

波兰和立陶宛的仇俄之火愈演愈烈。它们不仅仇俄,而且还可以直接找借口去搞白俄,从而拉长俄罗斯的战线,搞得俄罗斯也很被动。

甚至还利用东欧的仇俄情绪,让欧洲大陆问题复杂化,从而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