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 谁可能成下一位教皇?

中新网4月1日电 据澳大利亚新闻资讯网报道,罗马教皇保罗二世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处于弥留之际,这更加重了人们对保罗二世继承人的猜测。谁成为新教皇都将在反映出最近几十年罗马天主教廷内部所发生的深远变化。

未来教皇将在一次秘密会议上由将近120位年龄在80岁以下的红衣主教选举产生。目前,罗马天主教堂共有117位年龄在80岁以下的红衣主教,其中近100位是由保罗二世任命的,据分析人士称,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保罗二世在选择继承人问题上的保守态度。

澳大利亚大主教(该国职位最高的主教)乔治-佩尔是一位“旁观者”,但他有可能继承圣彼得成为罗马主教。博彩公司“Paddy Power”给乔治-佩尔成为下任教皇开出的赔率是40赔1。虽然从理论上讲红衣主教们可以选举任何受过洗礼的人为教皇,但下任教皇事实上肯定会从红衣主教中间产生。

在选举保罗二世为罗马教皇前,人们预测下一任教皇是意大利人。然而,1978年,意大利阵营发生分裂,再加上一个保守派组织(尤其是美国人)在最后一刻的推动,最终选举出一位波兰教皇,罗马教廷455年历史上首次出现非意大利籍教皇,这当时也认为是一次革命。

在保罗二世担任教皇期间,红衣主教长老院变得日益国际化和分散,因此,下一任教皇完全有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地方,尽管目前罗马天主教强烈的希望回归传统,选举意大利人担任教皇。如果未来教皇真的是意大利人,那么热门人选将包括米兰大主教蒂奥尼基-特塔曼兹(70岁)、威尼斯大主教安吉洛-斯科拉(63岁)、热那亚大主教塔斯希奥-贝托尼(70岁)、梵蒂冈教廷国务卿安吉洛-索达诺(77岁)以及梵蒂冈圣会或主教管理部门负责人吉奥瓦尼-巴蒂斯塔-热(71岁)。

也许是对保罗二世统治下的罗马教廷集权趋势的一种激烈反应,未来的教皇将给予主教管区更多自治权,也许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采用更加能反映当地文化的语言和做法。这有可能最终导致神学改革以及教堂更加多样,但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另外,众多红衣主教也认为教堂的普遍价值必须凌驾于当地文化差异之上。

比如,澳大利亚大主教由于在90年代允许教堂文化而受到教皇的斥责。佩尔红衣主教随后就是罗马教廷一手选出的。教皇还做出过类似的任命,让思想保守的主教去管理印度、匈牙利、阿根廷和荷兰等国家思想自由的教堂。

如果红衣主教们希望教会继续奉行他们一致认可的政策,那么他们可能会选出一位年富力强的人。如果他们在政策方面无法达成一致意见,那么他们可能会选择一位年长的候选人。梵蒂冈观察家提到的一个重要人选就是60岁的维也纳大教主克里斯托弗-斯强波恩。如果红衣主教们认为挑选教皇可以不计国籍,那么,有资格进入候选人名单的人就更多了。面对教和其他宗教挑战的非洲有一位实力很强的候选人,他就是72岁的尼日利亚红主教弗兰西斯-阿伦泽。另外,拉美也可能推出四名候选人。

一旦红衣主教们在梵蒂冈的秘室里拉开选举程序,那么任何结果都有可能出现。一般程序是,首先为红衣主教各自的家乡提出的人选举行补充投票,确定最后的几名有可能吸引必需的三分之二票数的候选人。还有一个经常被外人忽视的因素是,这些红衣主教们相信,神与他们同在,指导他们在西斯廷教堂作出他们的决定。(固山)

·意报称前苏联克格勃策划了1981年刺杀教皇事件(2005-03-31)

·罗马教皇新书上市 将堕胎与大屠杀相提并论引不满(2005-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