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罗马帝国的建立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330年5月,君士坦丁堡为纪念君士坦丁堡在对李锡尼的战争中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而建立起来的。君士坦丁一世所创建的这座城,以及他对基督教的认同,成为他留给后世最深远的遗产。君士坦丁一世在晚年相对地比较平静。尽管他本人曾费尽心机成为罗马帝国唯一的皇帝,但他显然不希望死后将帝国大权交给另一位继承人。

然而,他似乎想要建立一个新的基于血缘关系的“四帝共治”制度,使他的三个儿子:君士坦丁二世、君士坦丁二世和君士坦提斯二世共享帝国的统治大权,同时把他的两个侄子达尔马提乌斯和汉尼拔利阿努斯也纳入统治集团,只是担任了稍逊一筹。之后,君士坦丁一世不再御驾亲征,这五人逐渐开始驰骋沙场。

他们在多瑙河前线抗击哥特人,取得了一些胜利。但由于亚美尼亚基督教国王被一个听命于萨珊王朝的傀儡取代,帝国在东线面临来自波斯人的直接挑衅。考虑到这个国家已经是一触即发的战争,君士坦丁一世决定御驾亲征,亲自前往波斯大军。但是战争开始不久,他就死在尼科米底亚了。

三三七年五月,君士坦丁一世临终前,让城内支持阿里乌斯教的主教尤西比乌斯作了皈依基督教的洗礼。君士坦丁死后,这场死后的余波充满着不公:除了他的三个儿子,以及另外两个外甥外,所有男性亲属都被杀,而三个幸存的继承人很快在338年把君士坦丁留下的帝国分给了他们。

此后到353年,内战持续不断。在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成作为唯一幸存的王位继承人和帝国唯一的皇帝之前,权力斗争才宣告结束,此时他的堂弟尤利安已手握雄兵坐镇高卢。尤利安相信君士坦提乌斯可能已经杀害了他的许多亲信,所以,随着他日益取得军事胜利,他与君士坦提斯最终摊牌的日子也是越来越近了。

360年,当尤利安被部下拥立为皇帝时,他开始部署军队,准备对付自己的表弟,谁知后者在361年一次反对波斯的战役中先行牺牲。令人惊讶的是,这位新皇帝作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重大决定,宣布自己支持先前的宗教。对异教的信仰与当时的拜占庭社会不相容,很明显,这应该是他自己的选择。

但是这位皇帝并不缺乏注重实际的方面,比如他赞同一些有深度的基督教的重要举措,并敦促重要的异教徒领袖也要这样做。除此之外,他还努力使自己信仰的宗教能够享受到两位前君王赐给基督教徒的特权。362年,在他将他在朝廷和军队中的异己分子清除后,尤利安踏上了他的征途,开始在安提阿城内外集结军队。

城内有他驻军近一年之久,间接造成城内饥荒,因此他成了安条克人嘲弄和憎恨的对象,然而,尤利安对此的反应颇有黑色幽默,一篇反讽自己的文章《厌胡者》,成为古代晚期历史上最诙谐的一段文献。在离开安提阿不到一个月后就死于一场战争——根据基督教的传说,他是被死去的圣徒用矛刺中了。

继任者约维安决定尽快撤军。他为了和波斯人议和,同意接受一个谈判条件,完全不公正地对待罗马人。实际上,约维安在位不到一年。364年,他死于去君士坦丁堡的途中。就像发生在约维安身上的情况一样,军队又拥立了新的皇帝——瓦伦丁尼安一世。掌权后,他很快将他的兄弟瓦伦斯提升为帝国东方共治皇帝。

而他本人则坐在米兰,统治着帝国的西部。随后几年,除了权力争夺战和武装叛乱外,瓦伦丁尼安一世还必须努力平息多瑙河前线的蛮族侵扰,并在这一战场上取得了一些成功。375年一世去世后,他的两个幼年的儿子二世被宣布为皇帝。第二年,大量哥特人在后方匈奴的逼迫下向西迁移。

他们希望通过多瑙河,拜占庭政府恩准了这一要求,于是,这群哥特人就在帝国境内定居下来。但这一大规模人口迁移的管理不当,导致了公开的敌对冲突。他急忙带着大部队前去。但是到了378年,他在阿德里安堡被哥特人击败而溃不成军,不但损失了三分之二,甚至其本人也战死沙场——这就是他自己自251年德基乌斯之后第一个阵亡的罗马皇帝。

数月后,在379年,狄奥多西一世登基,并被罗马的西帝格拉提安认可。380年,狄奥多西一世与哥特人的战争一开始就失败了,但是他在382年与哥特人签订了和平协议,允许大批哥特人在自己的首领领导下定居在沿多瑙河边界的地区,他们自己的首领领导。

383年,格拉提安在一场叛乱的战争中被他的部下杀死。这场叛乱也持续了388年,直到狄奥多西平息。同时,狄奥多西让他的儿子阿卡狄奥斯在君士坦丁堡宣布为罗马共帝,并在393年提升了他的儿子霍诺留斯为管理帝国西部的共帝。395年,狄奥多西一世死于米兰,将皇权留给两个儿子共同掌权,其中东帝为长。这种做法显然不能代表罗马帝国的真正分裂,而只是延续了当时近100年来共享皇权的习俗。

在军队中,许多重要职位正日益被日耳曼军官所掌握。由于受本族身份和阿里乌斯信仰的影响,这些日耳曼军官无法直接称帝,于是选择扶植罗马傀儡,以达到统治政权的目的,这也是整个5世纪的政治特色。所以,当时罗马的政权结构可以说是日耳曼化了,军队内部尤其如此。

在这些人物中,有一位代表是斯提里科,汪达尔人,在狄奥多西一世统治期间,就与狄奥多西一世的侄女塞雷娜结婚,并因此成为最接近王权中心的非罗马人。但是,两位现任国王阿卡狄奥斯和霍诺留斯都没有像他们父亲一样成为杰出的皇帝同时代的哲学家、昔兰尼主教的森涅修斯,曾将阿卡狄奥斯比作一个优柔寡断的败类。

但是,他们的统治持续了很久,但实权掌握在另一个人手里。例如,阿卡狄奥斯的政权是由一位才华横溢的宦官或者一位哥特军事指挥官盖纳斯控制的政权;而霍诺留斯的政权显然是由斯提里科控制的。4世纪末,罗马帝国的东西两部充满了仇恨对抗,甚至发展成直接的武装冲突。

罗马帝国在这一政治事件中所起的作用就是在多瑙河与莱茵河交界处发生迁移。那就像是一副多米诺骨牌,它的破坏效应是:匈奴人在顿河和伏尔加河流域的西进引起了其他民族的大规模被迫迁移,从而必然将他们赶向罗马帝国。但是在那个时候,移民的人口并不能代表整个民族。但是,随着跨越国界的人群不断增加,这些本来就怀有敌意的外来人口给罗马帝国带来的压力也逐渐增加。

有时候,罗马帝国可选择的战略就是允许一部分人在国内定居,并利用他们为军队服务。反之,这些外来者也对这一安排心怀。对他们的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因此对他们的满意度也很高。

另外,罗马帝国有时也利用一部分匈奴部族来征服新来的日耳曼人。很明显,这个时期的罗马帝国会付给非罗马人报酬,用他们来对付其他一些非罗马人。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阿拉里克所经历的一切生动地证明了罗马帝国与新来的日耳曼人之间的这种复杂关系。阿拉里克来自一个哥特首领家庭,于4世纪90年代初开始在政治上崭露头角,并于395年威胁君士坦丁堡。因为军队没有办法围攻城掠地,所以他转向希腊,抢劫了许多城市,包括雅典和科林斯。

他曾两次差点把阿拉里克的整个军队消灭,但是两次都让对方逃脱了,因此据说他是日耳曼人的奸细。据我们所知,阿拉里克后来成为了西哥特人的国王,这一时期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两个重要的哥特群体之一。

自408年以来,西哥特人在意大利进行了一系列的军事行动,而这也正是在斯提里科被执行死刑的那一年。在失去强大的军事防御后,罗马陷入险境,曾三次被围攻。410年,罗马在第三次围攻中被攻陷,这令整个地中海感到震惊。接着,西哥特人继续向高卢南部迁移,又从那里迁移到西班牙,并最终征服它。阿卡狄奥斯在罗马帝国东部死于408年,把幼小的儿子狄奥多西二世作为他的王位继承人。

迪奥多西二世的父亲在世时就已经宣布他的儿子为罗马共帝,这也强化了罗马对帝国的感情。很明显,当时只能找到一个人来代替狄奥多西二世的统治。在这些人中,他的妹妹普尔喀丽娅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执政者,但真正掌握实权的是一些文武官员。在位初期,狄奥多西二世由安西米奥斯掌管,他是东罗马禁卫军的指挥官。在那个时候,帝国的安全被列为首要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