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帝国的诞生——屋大维和他的元首制

凯撒被刺一事引来了全罗马的暴动,民主派和贵族派的斗争在一次开始。这时,凯撒指定的继承人屋大维开始步入历史的舞台。屋大维初出茅庐时虽然只有19岁,但他已经有了与凯撒一样的气概和胆识。闻讯赶回罗马的他迅速的招募了凯撒原来的部下,并得到民主派的支持。公元前43年,他公开与凯撒的两位得力部将雷必达和安东尼结盟,形成了“后三头政治”。

“后三头政治”同样得到大部分罗马人的支持,一上任便享有了5年的政权掌握权力。3人合力铲除了杀死凯撒的凶手以及与这件事有关联的人,让许多拥有大地产的贵族们命丧他们的刀下,因此也严重削减了大地产的势力。

逃亡东方的共和派不甘于就此罢休,建立了一支自己的武装部队,打算奋起一搏,但很快就败在了“三后头”的之下。公元前42年,3人平分了军政的统治,除了罗马本土由3人共同统治以外,意大利、高卢和西班牙归属于屋大维,安东尼治理东方行省,非洲则分给雷必达统治。

虽然得到罗马三分之一的统治权,但这还不能满足屋大维的野心,他开始把主意打到了雷必达和安东尼的头上。在稳定了意大利的局势后,屋大维开始了扩大通知范畴的计划,他用一个大祭司长的虚衔巧妙地将雷必达的军权的收归到自己的势力之下。

与此同时,安东尼在东方行省已经建立了很高的威望,要夺权不是那么容易。但安东尼的所作所为却给了他可乘之机。埃及女王克里奥帕特拉拜见安东尼时,用她的美貌笼络了安东尼。安东尼被克里奥帕特拉的美貌冲昏了头脑,私自决定把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土地送给了她。

安东尼这样的做法严重的影响了他在罗马人心中建立的威信,屋大维借此向他宣战。第二年,屋大维攻入埃及,安东尼和克里奥帕特拉相继自杀,埃及也因为女王的死而归入了罗马的版图。

屋大维打败了自己的征地安东尼,回到了罗马,举行了凯旋式。然而他却没有立自己为皇帝,他知道从共和国走向帝国,是一个艰难的转折,如果转折太快,会有许多人适应不了新的政治,起来反抗,因此他必须给人们逐渐适应的时间,他则在人们逐渐适应的过程中一点一点地将他们带入真正的帝国时代。

屋大维保留了共和制的所有政体,元老院、公民大会、执政官等执政机构依然存在,只是在屋大维一次次改革中逐渐失去了原有的效力。

公元前28年,屋大维改组元老院,把元老的人数从1000人降到800人,对元老们的财产资格做了相应的规定。在所有元老名单中,屋大维位居榜首,“元首”的称号也由此诞生。到了公元前18年,元老院人数又被屋大维降到600人,他清除了元老院内没有才能的泛泛之辈,并借助选拔人才的要靠真才实学的美誉,将自己的许多亲信安插到元老院。之后,屋大维组成了一个元首咨询会议,完全剥夺了元老们的政权。

公民大会仍然保持着选举投票的权利,但屋大维规定元首可以直接批准或者否定元老院和公民大会的决议的权利,也可以直接颁布他认为可行的法案,公民大会的投票决定也变得微不足道了。

在公元前43年到公元前2年之间,屋大维先后担任13词执政官,几乎与是一个终身执政官了。但是执政官的权力对于集众多官职于一身的屋大维来说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早在屋大维远征归来的时候,他没有独占掠夺来的财物和土地,而是奖励给自己的士兵,分发给贫苦的公民,或者开办免费的娱乐场所供公民享乐。因此,屋大维深得公民们的爱戴,在公元前30年,他被公民推举为终身保民官。

公元前29年,屋大维又凭借自己的赫赫战功,取得了“大元帅”的美誉。公元前12年,屋大维又被授命担任宗教大祭司长,这是宗教管理的最高官职。

通过各种手段,屋大维把罗马牢牢地握在了自己的手里,成为一个披着“元首制度”面纱的独裁者。

手握大权的屋大维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他用他独特的手法,维持着罗马的和平时代。

首先,在统治政策方面,屋大维特别注意提高元老阶层的政治地位和社会荣誉,扩大他们的特权,但又通过清洗改革剥夺了他们的政治权力,从而使元老阶层即失去了实际权限,又成为他的亲信。

其次,屋大维特别注意给骑士阶层好处,这样,骑士阶层也成为了效忠屋大维元首政治的重要统治工具。

第三,对于平民,屋大维采取又又笼络的两手政策。一方面他们的暴动,一方面用所谓的“面包和竞技场”来安抚他们,以转移平民对政治的注意力。这样,城市无产者也安于寄生生活,失去了先前的政治作用。

第四,对于奴隶,屋大维不仅不给一点好处,反而采取更加严厉的统治政治,他还对奴隶的释放规定了严格的界限。

第五,军队是元首政治的重要支柱,屋大维队军队进行了整编,他把原有的60个军团所编为28个精锐军团,从罗马公民中招募,组成正规军团。此外,还有辅助部队、禁卫军、海军舰队。所有部队都是长期服役的职业兵,可享受不同的待遇和不同的退役费,这些措施是罗马军队完成理想职业常备军的过渡,成为屋大维对内实行独裁,对外进行侵略扩张的工具。

对帝国来说,扩张是必不可少的,屋大维也用扩张为罗马帝国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他先后进兵过西班牙、多瑙河、莱茵河、易北河等地,进一步扩大了帝国的领土。

为了扩大统治基础,屋大维还给行省上层分子授予罗马公民权,使其效忠元首统治,对行省的城市,从用自治、纳税、殖民等分而治之政策,是这些城市享有不同的权利,从而加强了行省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