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坛“埃及艳后”的床照事件

1974年,潘越云才17岁,父母就去世了。痛失双亲,家境巨变,让从小住在四层楼洋房的潘越云不得不半工半读,走上一条吉凶难料的道路。

潘越云本来叫潘月云,从小听着父母和哥哥姐姐收藏的黑胶唱片长大,对音乐很热爱。父母去世后,依靠没了,她只好在高雄的My Club演出赚钱。

当时已有些名气的苏芮也在那里,潘越云甚是欣赏这位姐姐的演唱台风,悄悄模仿,后来,每到苏芮唱完休息的时间,潘越云就会来接替演唱。

有一天,一位客人邀请潘越云去一个音乐慈善晚会表演,潘越云说,“没报酬没关系,但我必须第一个唱,因为唱完还要赶回My Club表演。”

在这个晚会上,潘越云邂逅了她多年未见的好朋友邰肇玫,两人在后台偶遇后甚是惊喜。

但潘越云唱完后急着赶回My Club表演,顾不得和从台北赶来的好友告别,也没有互留联系方式,就匆匆离开了。

但是台下的邰肇玫听完潘越云的演唱,由惊喜变成了惊讶,连连感叹说:“真是个当歌手的好苗子!”

这一天是11月19日,正是潘越云的生日。潘越云没有想到,生日当天这段看似不经意的偶遇,竟是上天给她准备的一份大礼。

1980年,段钟沂、段钟潭兄弟俩创立滚石唱片之初,想要寻找一些新面孔,来给华语乐坛带来不一样的冲击力。

这时,邰肇玫已经出过唱片,是小有名气的校园民谣歌手,她和滚石的人很熟,于是便推荐了她认为很有潜力的好友潘越云。

滚石唱片的人几经辗转,从歌手王梦麟那里才要到了潘越云的电话,邀请她到台北试唱。

仿佛初生牛犊,潘越云试唱毫无压力,第一首唱的是高音调王海玲的《忘了我是谁》,第二首则是低音调蔡琴的《恰似你的温柔》,第三首她自弹吉他,唱了一首多年来熟唱的英文歌。

当时滚石唱片的大股东之一吴楚楚听完试唱,当场比了个大拇指,不由惊叹说:“这不就是我一直在找的歌手吗?!”

就这样,23岁的潘越云成了滚石唱片的第一位签约歌手,并以“越”代“月”,以“潘越云”为艺名,正式开启了自己的歌手生涯。

同年,潘越云与吴楚楚、李丽芬,共同出版滚石唱片创业之作《三人展》,潘越云以其中一首文学味道很浓的《我的思念》崭露头角 。

两年后,潘越云继《再见离别》之后出版第二张个人专辑《天天天蓝》,创下10万余张销售纪录,走红乐坛,斩获“金鼎奖最佳演唱人奖”。

同年,一个才华横溢的男人加盟滚石唱片,阴错阳差地,为正当红的潘越云点亮了一项新技能。

这个男人,就是当时28岁的罗大佑。罗大佑邂逅潘越云,为25岁的她创作了自己在滚石的第一首歌《野百合也有春天》。

录制时,十分在意自己作品的罗大佑,亲临录音室现场,看见潘越云一脸严肃,还以为她太紧张,便拿来一瓶白兰地,让潘越云喝点小酒放松一下。

不料,潘越云把一整瓶酒都喝完了,仍一点事没有。罗大佑表示很无奈,只好让潘越云自由发挥。结果,潘越云随性发挥录出来的效果,竟然非常好。

当时在场的还有制作人李寿全,滚石老板段钟潭,也都第一次见识了潘越云的好酒量。

1983年,潘越云在电影《野雀高飞》中客串演出,并参与发行收录了《野百合也有春天》《野雀高飞》的同名电影原声带。

最终,《野百合也有春天》成了80年代滚石初创时期一大标签,被众多歌手翻唱,成就潘越云的同时,也奠定了罗大佑“华语音乐教父”的地位。

同年,潘越云发行《胭脂北投》专辑,在其中首次采用歌曲串讲一个故事的“概念专辑“,填补了华语乐坛的空白。

还是这一年,李寿全也联手罗大佑,为潘越云制作了为她赢得“流行歌曲畅销排行榜首季金榜第一名”的专辑《无言的歌》。

在那个乍暖还寒的年代里,以侧脸加瀑布般倾泻的黑发为封面,巅覆了传统唱片的作法,让许多人为之惊艳。

第二年,41岁的三毛真的把词拿来了。于是就有了《回声: 三毛作品第15号》。

这张唱片由三毛作词,李泰祥、陈志远、陈扬、李宗盛等大咖谱曲,三毛本人旁白贯穿,齐豫与潘越云担任演唱。

唱片创作过程中,潘越云、齐豫,还有制作人王新莲,每天都会到三毛家里开会。

无论家里民俗风的艺术收藏,还是三毛诉说的故事,对人的关心,都让潘越云非常感动。

有一次,三毛有一个埃及的盘子很漂亮,潘越云非常喜欢,就跟三毛说,“如果哪天这个盘子你不要了,第一个一定要卖给我。”

野性妩媚的烟熏妆,海浪翻涌的长卷发,性感娇嫩的丰唇,加上重峦叠嶂凸显身材的漂亮长裙,把潘越云有些异域风格的美,衬托得浪漫动人。

1985年11月,《回声: 三毛作品第15号》正式发行,这也是三毛的唯一一张传记音乐,是一个属于三毛的故事。

唱片中,三毛回忆那失常而不愉快的童年,羞涩甜蜜的初恋,深挚的真情,绝望的悲痛,沙漠的放逐流浪……每一笔,每一声,都包含着深深的情愫。

三毛曾说:“在台湾,只有3个女人适合穿波西米亚风格的大花裙,这三个女人就是三毛、齐豫和潘越云。“

如果说三毛给了潘越云心灵的突破,那么另一位大佬,则开发了潘越云的另一种娇嫩的天赋。

和罗大佑的放松自在不同,李宗盛在创作上十分严肃,甚至比一向严肃的潘越云还要严肃。

但是,潘越云却对李宗盛说:“我不需要在录音室里练唱,进录音室就是要录音,练唱应该是私底下做的。”

李宗盛一听,也很配合,之后只要是与潘越云合作,就会按时来到现场,乖乖坐在那里,开始录音。而与成龙合作时,他练唱了一个月李宗盛才出现。

十分注重音色的李宗盛,对每一个音,如ang、eng、in,都要分得很清楚。他不喜欢潘越云以前那种低沉的声音,而是喜欢那种甜甜的声音。

还好,音乐天赋极高的潘越云调高音调,带出些娇嫩的感觉,就轻松满足了李宗盛苛刻的耳朵。

见录音室里冷气太足,李宗盛还怜香惜玉地用毛毯把潘越云包起来。潘越云感受到比她小1岁的李宗盛的温暖,终于看到了他严肃背后体贴的一面。

1986年,《旧爱新欢》发行,这是李宗盛担任制作人、潘越云演唱的第一张专辑,也是台湾省歌坛前往美国录音的第一张中文专辑。

有意思的是,这张专辑,还收录了潘越云与她提携的滚石新人周华健共同创作的《眼眶之中》,这也是周华健在滚石发表的第一首作品。

专辑中,潘越云和9位男士,分别缠绵对唱。这9名男歌手的名字是:梁弘志,赵传,张信哲,周华健,马兆骏,李宗盛,罗纮武,文章,陈升……

那一年,31岁的潘越云涂着暗紫色的口红,戴着墨镜,上上下下一身黑,走进了录音室。

这让当时还是学生的张信哲不禁张大了嘴:“这也太大牌了!”面对一脸严肃的“潘姐”,他的内心不是惊喜,而是害怕。

但张信哲很快就发现,潘姐外表虽然严肃,内心却是一个温柔的女人。于是他主动帮潘姐照顾她的小猫。潘越云也会在张信哲录音时,坐在旁边打气。

张信哲出道的第一首歌,就是和比他大10岁的潘越云合唱的《你是唯一》,让滚石看到了这位学生歌手的潜力,不久便为他推出了第一张个人专辑《说谎》。

那时张洪量还是一个小小的制作人,在陈升和潘越云制作《男欢女爱》时,性格耿直的张洪量在旁边反复指导。

潘越云说:“我唱这么多歌还用你教?”不客气的张洪量反怼道:“我做音乐的时间比你唱歌要久。”结果,就是这句话,把潘越云说哭了。

看着哭泣的潘越云,喜好喝酒的陈升主动邀请大家一起去喝酒,一喝才发现潘越云酒量甚大。从此,在陈升的酒桌上,就再也没有潘越云这个人了……

但潘越云并不在意,因为她很快迎来了演唱生涯的又一个巅峰之作,让更多中国内地的歌迷们,认识了这位中国台湾的歌手……

1989年,音乐制作人小虫为潘越云创作了第15张专辑《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为了给潘越云营造唱歌的氛围,双鱼座的小虫,很浪漫地在配唱间里摆满了鲜花,这让潘越云感觉,自己就像是歌里唱到的“情人”……

主打歌曲《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是小虫专为潘越云所写,但故事的原型却不是潘越云。

故事讲的是小虫念书时,有一次看到一位老先生,每天坐在院子里望着天上的白云笑,嘴里念叨着“云啊,云啊”,而云,就是他去世多年的妻子。

整张唱片,潘越云以“说女人心里的话,唱给男人听”的方式娓娓道来,一番深情吟唱,多少闺房情怀,女人内心深处的渴望骚动,诠释得淋漓尽致。

最终,专辑不负众望,助力潘越云入围“台湾第二届金曲奖最佳女演唱人奖”,并让她获得了“金曲奖最佳演唱专辑奖”。

小虫也获得了“最佳专辑制作人奖”,由此晋升为亚洲首屈一指的顶级制作人,跻身为三大“华语音乐教父”之一。

十年的歌坛生涯,让潘越云见证了滚石唱片的发展与壮大,也参与和见证了无数歌坛新秀的崛起。

1994年,台湾乐坛评选十年台湾百佳专辑,潘越云的5张专辑同时入围,其中《天天天蓝》位列第4位。

有一天,喜剧主持人蔡头给好友潘越云打电话,说想借她一件衣服穿。潘越云说:“我的腰只有22寸半。”蔡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腿说:“算了。”

不久,蔡头在台湾省最火的综艺节目中模仿了“星光灿烂猪八戒”般的潘越云,模仿结束后,蔡头站在夜晚的路边打车回家,愣是没有出租车敢停……

看过节目的潘越云,却很欣赏地表示:“蔡头模仿得真的很像,尤其他的嘴巴,根本不需要再制造了!”

一时间,大度的潘越云,成为很多节目上被模仿的明星。刚刚出道的孟庭苇就曾被要求模仿她,但她不愿意丑化偶像选择逃跑,因此差点被封杀……

事业顺风顺水的潘越云,也有着对爱情的美好向往。而在故事里,很多美好爱情的发生,往往都在一家不起眼的咖啡馆里。

正如电影《卡萨布兰卡》里的名句:“世界有那么多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酒馆,可她偏偏走进我这家。”一位背着画板的画家,走进了她的咖啡馆。

这位画家就是黄光全。很快,潘越云就对这位充满艺术家气质的画家心动了,两人谈起了恋爱。

结婚不到3个月,脾气暴躁的黄光全,就常常借酒装疯,对着潘越云大吼大叫。甚至在她怀孕8个月时,他还拿着刀子恐吓她……

2003年,在经历了无数次崩溃和惊吓之后,潘越云主动提出协议离婚。但收入朝不保夕的黄光全,看着妻子如火如荼的事业,坚决不同意。

无奈之下,潘越云只好继续隐忍,承担起家庭的全部,不仅赚钱养家照顾女儿,家里的灯泡维修都亲力亲为。

无法忍受丈夫精神摧残的潘越云,只得选择带着女儿搬家。但每次搬家,黄光全都会拼命粘着……

到了2008年,搬了3次家的潘越云终于跟丈夫达成分居协议。此后,她天真地以为,终于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了,便与合伙开餐厅的黄某洲同居。

不料,黄光全趁潘越云外出表演期间,以看女儿为借口闯入她家,偷偷配了一把钥匙,开始了蓄谋已久的行动……

等到潘越云回家后的某天深夜,黄光全突然带着警察,用钥匙打开了妻子的家门,冲进卧室,拍下了她与黄某洲背部的8张“床照”……

随后,黄光全委托律师向法院提起诉讼,向潘越云索要800万台币的精神赔偿,创下了台湾同类案件索赔金额最高纪录。

潘越云知道自己着了道,但还是正面面对,以800万换得了女儿的抚养权,为这段长达十年但早已有名无实的婚姻,彻底画上了句号。

受“床照事件”影响,潘越云事业一落千丈,但她表示:不后悔,不羞愧,但也不会再结婚了!

2009年,台湾省流行乐坛百张最佳专辑评选,潘越云7张专辑入选,再赢女歌手之冠,那曾经的经典,留在了一张张唱片和歌迷的回忆里。

有人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而对于婚姻来说,比不能与子偕老更不幸的是,遇人不淑。

不自怜、不自卑、不怨叹,这是三毛的人生。从不幸婚姻中走出来的潘越云,也和她的已故好友三毛一样,实现了虽经摧残、但终绽放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