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叛逆的鲁鲁修》中的尤菲?

@罗莎小姐姐说得对,布列塔尼亚真的是一个从意识形态到社会体制都极端落后腐朽、浑身上下散发着恶臭气息的帝国主义霸权国家。而尤菲,则是这个黑暗帝国里唯一的亮色。

《反叛的鲁路修》中布列塔尼亚、EU、虽然本质上都是对内剥削劳苦大众、对外进行侵略扩张的帝国主义列强,但至少,EU和都拥有可以拿来粉饰太平的国家意识形态。EU极力夸耀吹捧自己的议会民主体制,而则追求所谓惠及全体国民的“平等均富”。换言之,EU和都是既想当又要立牌坊。然而与前两个伪君子不同的是,布列塔尼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真小人。纵观全剧,奉行极端的弱肉强食法则、以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作为全部行为依据的布列塔尼亚没有任何一个用于装点门面的国家层面意识形态。试图将布列塔尼亚驱逐出11区从而把日本变为自己的势力范围,还懂得找泽崎这个枢木内阁的官房长官并打出“人道主义援助”这个大义名分。而布列塔尼亚在进行侵略活动时,从来都是凭借绝对的军事优势击败对手,对于所谓“大义名分”和“开战理由”极为不屑,甚至都懒得为自己的侵略行径披一层合法合理的外衣。

这种意识形态上的腐朽落后同样投射到了布列塔尼亚对11区的统治上。布列塔尼亚对11区的管理,是一种颇为原始粗暴的直接控制。布列塔尼亚统治者不曾在日本扶植代理人集团,也不曾吸纳11区本地人进入殖民地政府的运作系统,他们甚至懒得构建11区人对布列塔尼亚的政治认同。实际上,任何一个外来入侵者要想对新占领区进行有效控制,都有必要通过种种手段培养一个在思维方式、政治观点、行事手段等各方面都与自己无异的占领区傀儡集团,从而减少与占领区人民之间的隔阂并消弭反抗精神。而要培养傀儡集团,最屡试不爽的方式就是从被侵略国的失意军人、下野政客、地方豪强(即既得利益集团中最腐朽最反动的一部分)中寻找可靠的代理人。英国之所以能够长期维持对英属印度的统治,印度各地土邦领主功不可没——在印度民族大起义的过程中,出力最多的就是各地的反动王公。即便是昭和参谋们都知道批量生产伪政府。反观布列塔尼亚,不但没有扶植傀儡,相反还把所有的11区人——从上层的京都六家、枢木内阁到底层工人、农民、学生——都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我们都知道,政治就是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但布列塔尼亚的统治者们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在11区四面树敌,一切所作所为都在滋长11区人心中的反抗情绪,将11区变成一堆只需要一颗火星就能熊熊燃烧的干柴(不过,考虑到压倒性的军事优势,布列塔尼亚敢如此横行霸道、丝毫不顾及民心向背也就不难解释了)。

就必要性而言,如果布列塔尼亚要长久地维持对日本的占领,则有必要构建日本人对布列塔尼亚的政治认同感甚至是归属感。而尤菲的日本特区计划就是构建认同感的进程中极为关键的一环。尤菲设想中最大的亮点,就是恢复“日本”这一国名并赋予11区本地人以法律上的平等公民权。此举一旦付诸于实际,将极大地缓解日本群众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同时亦有利于对抵抗武装予以分化瓦解。就可行性而言,尤菲的日本特区计划并没有触动布列塔尼亚在日本的核心利益,其方案也得到了掌握军权的柯内莉亚和实际主持国政的修奈泽尔的默许乃至支持,所遭受到的来自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远比想象中来得小。此外,尤菲个人的言行也是关键因素。她公开宣布树木朱雀为自己的骑士,成功博得了相当数量的11区本地人对自己的好感。从朱雀的念兹在兹和妮娜的狂热崇拜来看,尤菲是布列塔尼亚王族中少有的富有个人魅力(特别是亲和力)的人物。而这种特质在争取民心、增进11区本地人队日本特区计划的理解方面颇为重要。

然而,日本特区计划虽然优点显著,缺陷也同样致命。尤菲作为布列塔尼亚王族成员,即便她真的有心赋予日本人更多权利,来自帝国高层的压力致使她不可能真正给予日本人以充分的自治。这也就决定了日本特区计划是一场极不彻底的改革。而且,正如林肯在任内促使国会通过宪法第十三修正案从法律上废除黑奴制度,黑人却在南北战争之后依旧饱受白人极端分子的歧视和压迫一样,在日本特区这一政治框架下虽然日本人于法律上享有平等的公民权利,其实际执行效果如何却颇值得质疑。一旦日本特区计划最终被日本人认定仅仅是布列塔尼亚用以消弭武装反抗、欺骗日本人民的工具,其所引起的反作用将是灾难性的(具体参见皇族内阁粉墨登场后纷纷转向革命的清末立宪派)。

而剧中伴随着中了Geass的尤菲发动对日本人的大屠杀,整个11区局势就发生了不可逆的根本性改变。日本通过和平的手段逐步争取自治权的道路被证明不可行,日本革命至此完全转入武装斗争阶段。1905年1月流血星期日之后,此前对罗曼诺夫王室抱有幻想和好感的城市工人、知识分子随即与沙皇政权彻底决裂。与之同理,中了Geass的尤菲发动针对日本人的大屠杀之后,布列塔尼亚在日本人心中残存的信誉就完全破产了。日本特区计划被普遍认定是布列塔尼亚的恶毒阴谋,即便是名誉布列塔尼亚人都被血腥的暴行所激怒而坚定地站在了革命的一边。非常讽刺的是,正是凭借尤菲米娅事件,黑色骑士团的声誉和威望急剧上升,最终促使了日本革命高潮的到来。而在此之后,不但鲁路修与朱雀的矛盾彻底激化,日本本地人与布列塔尼亚帝国之间的矛盾也达到了顶峰。彼此之间几乎不存在和解的可能性。此后任何试图缓和双方矛盾的改良派主张都无法得到日本人的信任和理解。倘若多年以后有史学家撰写《日本革命史》,尤菲米娅事件必将会作为日本革命史上的转折点而被重点铭记,作为布列塔尼亚虚伪本质的有力证明和ZERO高瞻远瞩的绝佳例证。而头脑清晰、心怀慈悲、布列塔尼亚王族中对日本人民抱以最大的善意的尤菲则会被当作虚伪的旧秩序走狗而被永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这正是悲剧之所在。

PS:应该说尤菲和斐迪南大公有很多相似之处。两人都以头脑清晰、思想开明而著称。斐迪南大公力推大奥地利合众国方案,与尤菲的日本特区计划有异曲同工之妙。斐迪南大公顶着重重压力迎娶了庶族出身的索菲亚(这一点感谢评论区@匂宫出梦的指正),而尤菲也让日本人枢木朱雀成为了自己的骑士。两人最终都死于非命,而死因都和殖民地的民族主义运动有密切关系。或许制片方在塑造尤菲这个人物时,有参考了斐迪南大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