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南非什么模样?种族冲突政府腐败白人“沦陷”

南非曾经是中等发达国家,但现在不只金砖不复存在,现在经济更是比年衰退,约翰内斯堡虽然是南非三首都之首,号称非洲都会,但其实市内社区现已如同堡垒,因为不如此就会引来黑帮分子的抢劫,以至于曾经的CBD现在都沦为了黑帮横行之地,乃至还有不少大厦直接沦为了黑帮巢穴,而警方却束手无策。

昔日具有着独立住所、草坪跟车辆的约翰内斯堡中下阶级白人家庭,在1994年非国大当政以来,大多数都沦为了住在郊区里的贫穷居民,乃至在2010年南非举办世界杯时,不少这种由“寮屋”(简易木宅)构成的贫民窟还一度遭到南非警方的拆迁。

乃至四周的同样贫穷的黑人也瞧不起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白人,因为他们也抱怨在种族隔离时期,虽然白人有钱的多,但互相之间井水不犯河水,各住一片,治安很好,工资也不比现在差多少,而现在期待的工资福利增长只存在于纸面,失业率虽然比白人的40%要低,但平均也高达27.1%,治安与抵触更是恶化。

而这全部,都是因为在南非种族和解之后,主要由黑人构成的非国大党对南非种族政策的矫枉过正。

在非国大上台之后,对南非经济影响最大的法案莫过于《公正工作法案》跟《黑人经济法案》以及《矿藏和石油资源法案》,美其名曰要将隔离时代下白人从黑人手里夺走的财富重新补偿给黑人。

一位居住在约翰内斯堡贫民窟的白人在此前曾是政府雇员,可随着非国大颁布《公正工作法案》,身为白人的她失业了,她对采访的记者这样说道:“那些黑人连电脑都不会使用,更别提其他技能了,但哪怕是这样,政府依然依据所谓的法律将我们这些白人裁掉,而聘用这些无一技之长的黑人。”

因为依据《公正工作法案》任何在南非的公私组织,其25%的职工有必要为黑人,同时银行贷款50%的份额也应该给予黑人或者黑人领导的企业,在约翰内斯堡交易市场上市的公司不能豁免这些法案,董事会的董事依据规定有必要有40%的成员为黑人。

这导致了1994年到2016年,有超过80-100万的南非白人离开南非,这些掌握者商业渠道、高档技术的百万白人精英的离开,直接导致了南非产能下降、货品滞销、经济衰退继而陷入死循环。

而剩下的南非白人,除了前往海边的白人执政的州跟城市,留在约翰内斯堡的白人几乎都陷入了绝境之中,要么从事皮肉买卖,要么在路旁边乞讨,而在世界杯期间曾遭到南非政府强拆而上新闻的克鲁格斯多普加冕公园白人贫民窟里,几乎80%的白人都从事这两项“事业”。

同时最为激烈的抵触则发生农业土地之上,现在南非白人只有430万,只占据该国总人口的8%,却掌握着南非72%的土地,而南非黑人占据了总人口的80%,却只具有4%的土地,导致了白人跟黑人的抵触日渐剧烈,仅仅在民间仇杀上17年到18年就有47名南非白人农场主被伏击身亡。

执政的非国大一改1994年时的“彩虹国”原则,于去年八月正式启动土改,要将“白人的土地平分给黑人”。

在非国大呼喊着黑人政党为黑人,黑人投票给非国大的口号之下,却是经济全面溃败以及政府权贵的贪腐。

非国大依靠着煽动种族主义,自1994年至今现已执政越二十五年,一家独大之下,是南非民主制度下的机制失灵。

南非国母温妮虽然在1996年就跟南非国父曼德拉离婚,但却一直久享盛誉,却不想在2003年4月,时任非国大妇女委员会主席的温妮却被判六十八宗犯罪,贪腐罪名坐实之下,却是征兆着整个非国大高层现已陷入腐败的泥沼。

而担当南非总统九年的祖马也在2017年被高等法院判决有罪,十八桩贪腐罪行里,从军火倒卖到土地承包几乎包括所有政府权利能够广泛的区域,乃至印度巨富古拙他家族以外国豪商的身份却能够令行于南非内阁,被非国大目为半个总统。

经济崩溃,政府腐败,非国大从上到下又随着执政日久又陷入内耗之中,南非社会的实在情况可谓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