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校园枪声再起

近期已接连发生多起枪击案的美国,枪声再起。当地时间5月24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尤瓦尔迪市一所小学发生的枪击事件,成为美国近十年来最致命的一起校园枪击案。在英国《卫报》看来,这又是令人绝望的一天。而美国总统拜登则直接称,这是又一次“大屠杀”。

当地时间5月24日上午,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尤瓦尔迪市的罗布小学突发大规模枪击事件。

警方表示,枪手闯进学校教室进行无差别射击,在警察最终冲进教室将其击毙前,至少有21人死在了他的枪口之下,其中19人都是8至11岁的儿童。

8岁的加西亚刚刚学会踢足球;10岁的洛佩斯喜欢跳舞和玩滑板;10岁的托雷斯酷爱打棒球;10岁的马塔十分喜欢喝奶昔。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在枪声中猝然结束。

加尔萨是尤瓦尔迪市当地的一名医生,他10岁的女儿艾米丽也就读于罗布小学。

在得知学校遭枪击后,加尔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当看到有伤员被抬出来,医生的本能让他立刻凑上前去,希望能提供一些帮助,没想到听到的却是女儿的死讯。

枪击案受害者父亲 加尔萨:一个小女孩浑身是血,我以为她受伤了,问她哪里受伤了。她说她没受伤,然后歇斯底里地说,她最好的朋友了,已经没有呼吸了。她死前试图打电话报警。我问女孩她朋友的名字叫什么,她告诉我叫艾米丽。

加尔萨介绍称,就在两周前,女儿艾米丽刚刚过完10岁生日,他和妻子送给女儿一部手机。然而,他们根本想不到两周之后,女儿可能会因为这部手机丧命。

枪击案受害者父亲 加尔萨:她的同班同学说,她当时试图打电话报警,我猜枪手看见了所以把她打死了。你怎么可以把枪口对准一个小姑娘?

枪手名叫拉莫斯,今年刚满18岁,是当地一名高中辍学学生,妈妈是墨西哥移民。

据《》报道,拉莫斯一向独来独往,小时候因为口齿不清和家庭经济困难而遭受欺凌,也因着装奇异遭到嘲笑。他脾气容易暴躁,经常和妈妈顶嘴。还有消息称,由于受到校园欺凌,拉莫斯曾多次辍学。

5月16日,拉莫斯刚刚过完18岁生日。第二天,他就买了一架AR-15步枪,之后又买了375发子弹和第二把AR步枪。

5月24日当天,拉莫斯先是在家中与祖母发生争吵,用枪射伤了祖母后,驾车前往罗布小学。

美国得州州长 阿博特:事先得知的唯一信息是,枪手在抵达学校前30分钟发布在脸书上的消息。第一条消息是“我要枪杀我的祖母”;第二条消息是“我枪杀了我的祖母”;第三条消息或许是在抵达学校前不到15分钟时发布的内容“我要在一所小学开枪”。

针对阿博特的说法,脸书母公司Meta公司发言人斯通发推特回应称:“阿博特州长描述的信息是私人之间的一对一短信,而且是在枪击案发生后被发现的。我们正与执法部门密切合作参与调查。”

还有媒体发现,拉莫斯在开枪之前,还在社交媒体上向女网友炫耀武器,并称要告诉对方一个小秘密。之后没多久,他就开始在教室大开杀戒。

视频显示,校门外,现场目击者和绝望的父母催促警察赶紧冲进大楼阻止枪手,救出孩子,可警察却无动于衷。校园内,枪手还在疯狂杀戮,校园外,绝望的父母试图闯进去救人,却被警察压制住,痛苦的哀嚎声此起彼伏。

枪击案受害者父亲 卡萨雷斯:他们(警方)说他们(第一时间)冲进去了,但我们并未看到。我们当时和枪击现场的距离,就和我们跟这所房子的距离一样近。我们能听到枪声,但他们只是撤了回来,他们说“让我们做我们的工作”但他们的工作就应该是冲进去救命,而不是等待。天知道我的女儿和她的同学在(恐惧中)等了多久。

一位母亲告诉《华尔街日报》,当她和其他父母要求警察冲进大楼救人后,她被戴上了手铐,还被指控妨碍警方调查,现场还有人遭到了警察电棍袭击。

5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得州公共安全部发言人埃斯卡隆证实,枪手拉莫斯在进入校园时,几乎畅通无阻。

得克萨斯州公共安全部发言人 埃斯卡隆:学校并没有真正配备武器的警察,没有。

根据尤瓦尔迪市的相关规定,校园必须有工作人员“在门口、停车场和周边地区巡逻”。

然而,据当地居民介绍,枪击案发生在当地最穷的社区。罗布小学里大约81%的学生都来自经济困难的家庭,学校根本就没有驻校警察等安保人员进行常规巡逻,无辜的孩子们没有受到应有的保护。

得克萨斯州公共安全部发言人 埃斯卡隆:我们需要装备,我们需要特殊装备,我们需要防弹衣,我们需要枪法精准的步枪手。

40多分钟后,美国边境巡逻队战术小组抵达,警察这才进入学校将枪手击毙,此时距离枪手进入校园已过去约一个小时。

罗布小学学生家长:我很生气、很害怕我儿子()。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孩子们身上。

得州小学枪击案幸存者:我们教室中间有一扇门,他(枪手)打开这扇门闯进教室。他稍微压低了一点身体说“是时候去死了”,我看到地上的子弹后,才意识到是真的。

5月27日,得州公共安全局局长麦克劳终于承认,警方没有第一时间进入学校救人,是个错误的决定。

美国得州公共安全局局长 麦克劳:当然,这(没有第一时间冲进校园)不是正确的决策,是错误决策,非常错误,没有借口这样做。

枪击事件发生后,在2021-2022赛季NBA季后赛西部决赛第四场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NBA金州勇士队主教练史蒂夫·科尔哽咽拍桌子。

NBA勇士队主教练 科尔:我们什么时候能真正做点什么。我厌倦了,我厌倦了站在这里向那些被摧毁的家庭表示哀悼;我厌倦了只说一句为你感到难过;我厌倦了沉默的时刻;够了。

实际上,科尔和他的家人也是枪击暴力的直接受害者。1984年,科尔18岁时,他的父亲马尔科姆·科尔在黎巴嫩担任贝鲁特美国大学校长时被枪杀。

值得注意的是,10年前的2012年,桑迪胡克小学发生重大枪击事件,20名儿童也是在“AR-15”的枪口下遇难。

今年1月,美国造商竟推出专门面向儿童销售的步枪JR-15,该枪的原型正是AR-15步枪。

十年前,在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中失去儿子的霍克利看到悲剧再次上演,不禁愤然指出:在政客们像关心自己的政治生涯一样,关心选民和孩子的生活之前,还要有多少孩子死去?这些枪击事件无处不在。

美国《科学新闻》网站指出,美国大规模枪击和暴力事件呈不断增加的趋势,而美国是全球唯一一个民用数量超过人口数量的国家。

英国《卫报》则再次提到一个问题,尽管美国每年都会发生数百起大规模枪击案,但美国国会从未能通过有效的管制立法。为何美国不能有所作为,阻止大规模枪击的发生呢?

5月27日,在控枪队伍的抗议声中,美国最大拥枪组织全国步枪协会年会在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如期召开。会场距离发生枪击案的尤瓦尔迪市,只有450公里。

美国休斯敦市市长 特纳:年会不能取消,因为都策划了两年了,如果取消将损失巨大。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简称NRA),在美国拥有强大且根深蒂固的影响力。多年来,该协会屡次阻挠联邦及地方出台更严格的控枪法案,也是不少拥枪派共和党人的金主。其年会是美国枪械产业每年最盛大的营销活动。

一场令人痛心的校园枪击案,让“拥枪”还是“控枪”的大辩论,再次摆在了美国两党面前。

美国白宫发言人 卡琳·让-皮埃尔: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领导力一次又一次证明, 他们在助长暴力问题,而不是试图解决问题。

5月27日,原计划也将出席NRA年会的得州州长阿博特,再次就罗布小学校园枪击案召开新闻发布会。

这一次,他把这起暴力犯罪归咎于“心理健康”问题。然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却指出,这起枪击案中,枪手没有任何已知的心理健康问题或犯罪记录。而且今年4月,阿博特刚刚从监督心理健康的部门削减了2.11亿美元的预算。

美国得州州长 阿博特:我不想这么说,但是芝加哥每周末被枪杀的人都比在得州学校被枪杀的人多。

据了解,芝加哥所在的伊利诺伊州需要许可证和背景调查才能购买。很快,芝加哥市长洛里·莱特福特(Lori Lightfoot)隔空予以回击。

美国芝加哥市长 莱特福特:共和党人长期抨击芝加哥等城市,得州州长应该专注于处理他现在面临的事情。

伊利诺伊州州长普利茨克也在社交媒体发文反驳称,芝加哥枪击事件中所使用的,大部分都是从管控宽松的州购买的。

而阿博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态,还引发了现场冲突。得州国会众议员、州长参选人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不顾劝阻走向发言台,质问阿博特和其他官员。现场一度陷入混乱,尤瓦尔迪市市长唐·麦克劳克林甚至愤怒地语出惊人,连爆粗口。

在《》看来,美国中期选举前哨战已经打响,得州罗布小学枪击案让控枪议题再次成为两党辩论焦点。

《》统计发现,共和党候选人和保守派为中期选举制作的电视广告中,有100多个是将作为线日,得州共和党议员克鲁兹参加罗布小学遇害者追思会时,被一名英国记者质问,一度陷入尴尬。

英国记者:议员先生,我只想弄明白,为什么你认为问题不在上呢?为什么只有美国面临这个问题?克鲁兹先生,为什么大规模枪击事件只发生在美国?你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吗,先生。

“妈妈需要行动”组织发起人 沃茨:我们想问问参议员们,你们在为谁工作?你们是在为90%支持更安全安全管理法案的美国人服务吗?还是在美国每天有110多人死于枪杀的同时,依然选择为给你们捐资并保护你们权力的制造商服务?

美国议员 墨菲:悲剧并非不可避免,现状也不是不可改变。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孩子们上学时担心自己这天能否活下来的国家。

同一天,美国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罕见表态称,愿就控枪问题与人进行讨论。

不过,在《》看来,麦康奈尔此时的态度缓和,可能只是为了应对公众愤怒而作出的政治“表演”。在两极化的政治气候下,两党达成一致的希望仍旧渺茫。

如今,美国是全球持枪率最高的国家,全美共有超过4亿支枪,其中超过98%在民间。

据全球“政策”网站的数据显示,在美国,每10万人中约有12人的死亡与有关,这一比例远远高于德国、瑞士、比利时等其他发达国家。

而并非巧合的是,这个国家也拥有更多,每100个美国平民就拥有120支枪。

美国非营利组织“暴力档”网站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26日,美国今年已发生213起大规模枪击事件。而截至5月26日,全美今年已有17320人死于暴力、其中652名是0-18岁的未成年人。在美国,平均每小时内就会有至少1名未成年人遭枪击。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成为枪击事件的制造者。

该网站数据还显示,从2014年至2021年,美国每年死于暴力的人数均超过了1万人。而且从2018年至2021年,死亡人数呈连年上升趋势,2021年更是超过2万人命丧枪口之下。

有数据显示,新冠疫情期间,美国社会矛盾激化,销量和暴力事件增多,因枪伤就医人数也增加了34%。

5月25日,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例行记者会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表示:“我们有可能为世界树立一个任何国家都不愿追随的榜样,我们也有可能不再是众人羡慕的国度,沦为最亲密盟友困惑和质疑的根源,甚至会成为被怜悯的对象。”

美国记者: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线年科伦拜恩校园枪击案发生以来,已有超过30万美国人遭受过暴力。就今年而言,这已是第27起大规模枪击事件了,去年共发生42起大规模枪击事件。我们都有孩子,我也有孙子。在这样的背景下,这难道不算是种族灭绝吗?

3月25日,美国民众在华盛顿正对美国国会大厦前摆放了1100多个黑色裹尸袋。每个裹尸袋代表150人,合计约17万人,也就是2018年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高中枪击事件以来美国因暴力丧生人数的总和。

活动组织者表示,这些裹尸袋是讽刺美国政客在枪击事件发生后例行公事的表态。

2007年4月16日,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恶性校园枪击案,枪击造成33人死亡。

2012年12月14日,美国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发生枪击案,枪击导致28人丧生。

时任美国总统 奥巴马:今天,我们的心碎了。为那些年幼儿童的父母、 祖父母以及兄弟姐妹,也为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庭。我们也为那些幸存儿童的父母心碎,今晚他们的孩子能回家真是太幸运了,他们知道自己孩子的纯线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布劳沃德县帕克兰的一所高中发生枪击案,17名学生和教师死于枪口之下。

时任美国总统 特朗普:我们全国上下怀着沉重的心情,为遇难者及其家属,我想对每一位在此事件中遭受重创的父母、老师和孩子说,我们与你们同在。

美国总统 拜登:我们的脊梁骨在哪里?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抵御(拥枪)团体的游说?是时候变悲伤为行动了,为了父母们,为了这个国家的每个公民。

2018年,奥利弗在帕克兰高中枪击案中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在这之后他就一直致力于控枪倡议,然而对于眼下的现状,他表示十分无奈。

今年3月,《科学美国人》杂志就曾撰文称,暴力是美国最致命、持续最久的“流行病”。

《》进一步指出,美国这场暴力“流行病”,是击碎本国“民主”的一个症状。

一声声枪响击穿了“美式人权”的同时,也使暴力演变为下一代人的美国“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