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大维的财富是继承来的对罗马人来说这是最好的财富来源

我们对阿提娅的丈夫盖乌斯·屋大维了解不多。据史料记载,他相当富裕,不过史料并没有具体谈及与其他元老相比,他究竟有多么富裕。他在帕拉丁山被称为“牛头”的地区拥有一座宅邸,在诺拉(那不勒斯以东约20英里的一座城镇,苏拉将其转变为殖民地,以安置他的老兵)还有另外一座宅子。他们家在伏尔西城镇韦莱特里及其周边地区(在罗马城外的阿尔班山以南)还拥有面积相当大的地产。伏尔西人曾经是罗马人的顽敌,在前4世纪被罗马征服和同化。

盖乌斯·屋大维的财富是继承来的,对罗马人来说,这是最好的财富来源。屋大维氏族是韦莱特里当地的士绅,城镇里最古老的街道之一就是以他们的姓氏命名的。据说,历史上曾经有一位屋大维匆匆结束了向战神玛尔斯的献祭,以便率领城镇的武士打退邻近一个社区的攻击。那肯定发生在韦莱特里被罗马征服以前,人们用这个故事来解释当地向玛尔斯献祭风俗的特点。在较晚近的前205年(对这个时期已经有了较好的史料记载),盖乌斯·屋大维的祖父在对抗汉尼拔的战争中担任罗马军队的军事保民官。战争结束后,他没有寻求政治前途,说明他和很多人一样,在共和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时毅然参军,保家卫国。

他的儿子,也就是盖乌斯·屋大维的父亲,在其漫长一生中满足于地区性政治,只在韦莱特里担任过官职。他们家原本就很富有,他通过精明的投资和银行业(放债收息,这种挣钱方式远远没有经营土地那么体面)积攒了更多财富。多年后,马克·安东尼嘲讽他是一个肮脏的兑换钱币者,其他人则声称盖乌斯·屋大维追随了父亲的行当,以便在罗马选举时向各部落发放礼物和赤裸裸地行贿。在罗马政坛,人身攻击是家常便饭,所以对上述说法,我们不能盲目相信。就连讲了很多关于奥古斯都的污秽故事的苏埃托尼乌斯,对这个说法也表示怀疑。

盖乌斯·屋大维是一位地区性贵族和成功商人的儿子,不仅是罗马公民,还是骑士阶层的成员。骑士是罗马人口普查中地位最高的阶层。骑士身份的资格要求是,拥有价值超过40万塞斯特尔提乌斯的财产。不过到前1世纪,这个数字也不算特别高了,骑士的财产往往超过这个标准。在早先的世纪里,罗马军队的成员是那些足够富裕、能自备武器甲胄的人。最富有的人买得起马匹,因此能够在骑兵部队中服役。虽然骑士的军事职能已经消失(罗马军团的士兵已经改为从最贫穷的公民中招募,由国家为其提供装备),但骑士的名头保存了下来。元老身份的取得不是根据财产多寡,而是在一个人当选为行政长官或被选拔到元老院之后获得。

所有的元老都必须属于骑士阶层。一共有大约600名元老,骑士有数千人,而根据最近一次人口普查,罗马公民的数量约为90万。这些年里最富有的元老可能是伟大的庞培,他在东方的军事胜利中赢得的财富使他更加富裕。他在元老院的强有力竞争对手是马尔库斯·李锡尼·克拉苏,庞培曾在前70年与他一同担任执政官。克拉苏有时被称为“富人”。庞培和克拉苏都曾在苏拉麾下效力。苏拉的政敌被处决后,其财产被没收,庞培和克拉苏从中捞了不少油水。克拉苏也是一位精明而活跃的生意人。他拥有一大批奴隶工匠和建筑工,以及一些受过训练的消防员。

罗马经常发生火灾,克拉苏的把戏之一就是以低廉价格收购即将受到大火威胁的房屋,然后派他的奴隶去拆除房屋以制造隔离带,从而灭火。过一段时间之后,克拉苏会在买下的地皮上重新建房然后出租。最终,罗马城的相当大一部分地产都到了他的名下。他的财产总值一度高达2亿塞斯特尔提乌斯,这足以让500人获得骑士身份。他曾说,如果一个人不能自费组建军队,就算不上富人。庞培在之前的内战中就自掏腰包组建过3个军团,并为其提供军费。

盖乌斯·屋大维不大可能和克拉苏或庞培属于一个层次,但他应当知道克拉苏是如何运用自己的金钱的。克拉苏敛财不是为了金钱本身,而是利用他的财富达到政治目的,向很多元老提供无息贷款(或利息非常低)。据传言,元老院中的大部分人都欠克拉苏的钱。克拉苏被指控参与喀提林阴谋,但欠他钱的元老们害怕他突然要求还债,于是这事很快不了了之。他对五花八门的生意都感兴趣,与外省的包税人集团联系密切。包税人就是詹姆斯一世钦定本圣经中所谓的“税吏”,他们执行共和国所需的任务,如在各行省征税。

这样的生意大多是在幕后操纵的,因为法律禁止元老参与这种生意,不过很多元老还是参与其中。克拉苏或许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位。除了金钱之外,他还拿人情做买卖。他是一位精明强干和成功的辩护律师,非常勤奋地代理其他人打官司,以便卖人情给他们。盖乌斯·屋大维有一个当银行家的父亲,肯定有一些显贵人士欠他的钱,或者因为之前的贷款而对他感恩戴德。所以,他很有可能继续做家族生意,因为这对他的仕途很有帮助。与很多元老不同的是,他的绝大部分财富没有被套牢在地产上,所以能随时拿出现金为自己赢得政治上的优势。

在很大程度上,或许就是因为他的财富,他才娶到了阿提娅作为第二任妻子。他的第一任妻子叫安卡里娅,我们不知道这段婚姻是如何结束的,是因为她去世了,还是因为他看到有机会获得更有利的姻亲而和她离婚。对罗马精英阶层来说,婚姻是重要的政治工具。尤利乌斯·恺撒自己也曾与一个富裕骑士的女儿订婚。后来他让自己的一个姐姐嫁给了马尔库斯·阿提乌斯·巴尔布斯,此人也是一名地区性贵族,其家庭背景与屋大维氏族很类似。阿提乌斯来自阿里奇亚(在阿尔班山,距罗马城较近),相当富有,他母亲那边与庞培有亲戚关系。

他的父亲显然与元老世家的千金结了婚,这有助于阿提乌斯在罗马的仕途。尤利乌斯·恺撒的另一个姐姐先后嫁给了两名这样的小士绅,他们都有着政治上的雄心,希望到罗马城从政。借助于这些联姻网络,尤利乌斯·恺撒得到了一些忠诚的盟友,他们非常乐意与这样一位血统古老的豪门贵族拉上关系,这很可能也为尤利乌斯·恺撒提供了金钱上的帮助,促进他的事业。前62年,盖乌斯·屋大维可能四十岁出头,感到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以参加下一年八名裁判官的竞选了。

在罗马,从政与年龄是紧密联系的,苏拉为了进一步明确这一点,曾以法律条文正式规定每一个官职的最低年龄要求。(关于从政或晋升体系,见附录一。)参选裁判官的人必须至少三十九岁。对一个雄心勃勃的人来说,在规定下的最低年龄当选某职位(尤其是当上执政官)会被视为政治上很大的成就,非常值得骄傲。西塞罗就取得了这样的成就,他的运气特别好,而且他在法庭上的表现也非常突出。我们没听说过盖乌斯·屋大维当过辩护律师,他的才华可能不在这个方面。

他曾两次担任军事保民官,大约在前70年代的某个时间,所以至少在政治生涯开始的时候,他曾努力去赢得军事声誉,这一般能够吸引选民的支持。每年有24名军事保民官当选,这是旧时制度的遗存,因为在过去罗马军队只有4个军团,每个军团由6名军事保民官指挥。到前1世纪的时候,通常同时存在几十个军团,所以大多数军事保民官是由行省总督挑选和任命的。我们不知道盖乌斯·屋大维曾在何地服兵役,但他既然当过两次军事保民官,每次都要至少服役一年,说明他对这个岗位还是很有热情的。在共和国更早期的历史上,任何寻求从政的人都必须服至少十年兵役。

到前1世纪,这个规矩已经松懈了很多,不过即便是毫无军人气概的西塞罗也在军中待过一段时间。为行省总督担任“帐篷伙伴”的年轻人其实就是下级参谋军官,跟随总督以积累经验。